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过错 >> 文章正文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〇九医院与陈立志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1民终388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〇九医院,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李维国,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巧玉,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九医院副主任医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韩茵,北京市华卫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丽,女,1985年10月19日出生,汉族,住海淀区。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陈立志,男,1982年6月12日出生,汉族,住海淀区。
二被上诉人委托诉讼代理人:范贞,北京市百瑞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九医院(以下简称309医院)因与被上诉人王丽、陈立志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8民初1022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因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之规定,本院经过阅卷、调查和询问当事人,不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309医院上诉请求:依法撤销一审判决,改判309医院不承担责任。事实和理由:1.一审认定事实不清,鉴定结论不科学不应作为法院判决依据。鉴定所依据的技术操作规范已经过时,新的产程规范在北京地区已实施不止2、3年;我院认真观察、评估进展情况,尽到了注意义务;孕妇个体不一样,“尽早结束产程”词语本身不科学,以此判定我院过错不予认可;患者产程不存在缓慢不进展,因此我院没有过错;二次剖宫产手术需要时间准备,复杂过程需要逐步认识,我院不存在处理不及时的情况。2.一审划分责任不当,我院承担责任比例过重。新生儿死亡原因是家属放弃治疗引起的呼吸衰竭,而不是新生儿窒息直接导致的不可逆性死亡。新生儿死亡与我院诊疗行为之间无因果关系。因此鉴定机构责任比例划分不当,责任比例过重,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及其他各项损失数额过高。
王丽、陈立志共同辩称,同意一审判决,不同意309医院的上诉请求和理由。我们认为鉴定机构也应该采用新的2012年版的诊疗规范,如果按照此新的标准医院责任更大,但是鉴定机构按照司法鉴定程序的要求做鉴定,我们为了解决争议没有上诉。
王丽、陈立志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判令309医院赔偿医药费17891.75元、死亡赔偿金1145500元(2016年北京城镇标准57275元*20年)、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0元、丧葬费46238元(2016年北京市职工年平均工资92477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交通费500元、护理费500元,以上共计1310729.75元*50%共计655364.88元;2.诉讼费、鉴定费由309医院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王丽与陈立志系夫妻。2016年2月3日,王丽因“停经39+3周,不规律腹痛半天”入住309医院,入院后自然临产,后因产程停滞、胎儿窘迫于2月13日在腰麻下行子宫下段剖宫产术,术中于13:42顺取一活男婴,体重3970克,身长55厘米,1分钟评3分,给予清理呼吸道,气管插管、正压通气并气管内给药,5分钟评分6分,10分钟评7分,新生儿因重度窒息转外院继续治疗。术后第五天,产妇好转出院。新生儿因窒息复苏后呼吸困难4小时入住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总医院,入院后予抗感染、改善脑部循环、呼吸机辅助呼吸等治疗,经治疗后仍自主呼吸不规律呈抽泣样呼吸,脑电图提示脑损失严重,向患儿家属交代病情,家属表示理解放弃治疗,患儿于2016年2月14日14时出院并死亡。
本案审理过程中,经王丽、陈立志申请,法院委托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对309医院对王丽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若存在过错,该过错行为与王丽之子患新生儿疾病及死亡的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参与度进行鉴定。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按照鉴定的科学规律和技术操作规范进行鉴定并出具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一)309医院在对被鉴定人王丽的诊疗过程中存在以下医疗过错行为:1、病历书写不规范;2、医方存在产程过程中监测不到位的过错;3、医方未尽高度谨慎注意义务,尽早结束产程;4、医方存在未对产程进展缓慢进行病因评估并行针对性治疗,但医方仅加强宫缩,效果不佳;5、医方存在胎儿出现急性宫内窘迫时处理不及时,未及时行剖宫产,尽快解除胎儿宫内窘迫的过错,新生儿的重度窒息,与胎儿出现急性宫内窘迫时处理不及时有关;6、医方抗惊厥药物用量不足;7、患儿出生时,医方予2次纠酸,但未复查血气,检查纠酸效果,存在过错。(二)医方上述过错行为的第1项与被鉴定人王丽之子的损害后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医方上述过错行为的第2项、第3项、第4项、第5项、第6项、第7项与被鉴定人王丽之子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综合考虑建议医方占同等责任。王丽、陈立志交纳了鉴定费15000元。
鉴定意见作出后,法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质证,309医院方对该鉴定意见不认可,提出书面异议并申请鉴定人出庭作证。本案鉴定人出庭作证,对双方当事人提出的异议逐项进行了答复。
就王丽、陈立志方主张的各项损失,具体如下:就医疗费,王丽、陈立志共花费医药费17891.75元,其中在309医院花费9089.75元,在海军总医院花费8802元,王丽、陈立志提交医疗费票据为证。就护理费,孩子住院1天,王丽、陈立志主张陈立志对孩子进行护理,酌定护理费为500元。就住院伙食补助费,孩子住院1天,王丽、陈立志主张100元。就交通费,王丽、陈立志未提供相应票据,其主张500元。另查,2016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7275元,2016年北京职工月平均工资为7706元。王丽、陈立志均为居民家庭户口。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陈述、医疗费票据、鉴定费发票、住院病历、户口簿、中正司法鉴定所【2017】临鉴字第762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及本案庭审笔录等证据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认为,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本案中,北京中正司法鉴定所对本案鉴定过程符合法律、法规和规章的规定,按照鉴定的科学规律和技术操作规范进行鉴定并出具鉴定意见书,经过庭审质证,本案鉴定人出庭作证并对双方当事人提出的异议逐项进行了答复,法院依法对该鉴定意见书予以采信,将其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根据。根据鉴定意见书的鉴定意见,309医院在对被鉴定人王丽的诊疗过程中存在7项医疗过错行为,医方上述过错行为的第1项与被鉴定人王丽之子的损害后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医方上述过错行为的第2-7项与被鉴定人王丽之子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综合考虑建议医方占同等责任。故309医院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法院认定责任比例为50%。309医院应根据法院认定的责任比例赔偿王丽、陈立志的各项损失。
309医院应赔偿的王丽、陈立志各项损失数额具体分析如下:就医疗费,王丽、陈立志共花费医药费17891.75元,有相应证据证明,法院予以确认,解放军总医院应赔偿50%即8945.88元。就护理费,因孩子住院1天,陈立志对其护理,王丽、陈立志主张500元护理费数额偏高,法院酌情认定为300元。309医院应赔偿50%即150元。就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数额合理,法院予以确认,309医院应赔偿50%即50元。就交通费,王丽、陈立志虽未提交交通费票据,但根据王丽住院及王丽之子转院的实际情况,王丽、陈立志因诊疗行为必然花费部分交通费,具体数额法院酌情认定为300元,309医院应赔偿50%即150元。就死亡赔偿金,法院按照2016年北京市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57275元为标准,计算20年为1145500元,309医院应赔偿50%即572750元。就丧葬费,本案按照2016年北京市职工月平均工资7706元,以六个月总额计算为46236元,309医院应赔偿50%即23118元。由于王丽、陈立志之子的去世,给作为其父母的王丽、陈立志精神上造成相当的损害,故309医院在赔偿上述费用的同时,理应赔偿王丽、陈立志精神损害抚慰金,具体赔偿金额法院根据本案实际情况酌情认定为30000元。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五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〇九医院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王丽、陈立志医疗费8945.88元、护理费15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50元、交通费人民币150元、死亡赔偿金人民币572750元、丧葬费人民币23118元,以上共计人民币605163.88元;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〇九医院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赔偿王丽、陈立志精神损害抚慰金人民币30000元;三、驳回王丽、陈立志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中,309医院提交新产程标准及处理的专家共识(2014),证明临床中大都提倡医生采用新标准来处理临床工作,309医院手术操作是按照这个共识来处理的,北京市所有的培训都是按照新产程标准进行培训的。王丽、陈立志认可真实性,不认可关联性和证明目的,该标准只是专家的看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王丽、陈立志提交2012年版妇产科诊疗常规复印件,证明北京市使用新的诊疗常规。309医院认可真实性,不认可证明目的。该标准是2012年的,且没有专家共识的权威性。
本院认证意见:关于上述两份证据的真实性,因各方都予以认可,本院不持异议。对于专家共识(2014),309医院只是提出了有专家共识(2014)的存在,并未证明该专家共识的普及程度和接受程度,也未证明北京市的培训都是按照新产程标准进行,故本院不认可其证明目的。关于2012年版妇产科诊疗常规,系北京医师协会组织编写的,其与2008年的诊疗常规相比,确属新的诊疗常规,本院对其证明目的予以认可。
经审查,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的焦点问题主要在于如下方面,兹分别予以评析。
第一,一审中的鉴定意见可否作为判决的依据。309医院上诉认为,鉴定所依据的技术操作规范已经过时,因而鉴定意见不应作为法院判决的依据。根据《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司法鉴定人进行鉴定,应当依下列顺序遵守和采用该专业领域的技术标准和技术规范:(一)国家标准和技术规范;(二)司法鉴定主管部门、司法鉴定行业组织或者相关行业主管部门制定的行业标准和技术规范;(三)该专业领域多数专家认可的技术标准和技术规范。本案中,鉴定意见所依据的标准即08年诊疗常规,属于上述《司法鉴定程序通则》所规定的专业领域的技术标准和技术规范。诚然,根据专家共识(2014)的专家构成,本院相信,该专家共识确实在全国及北京的一些医院指导着临床实践。也因此,309医院才对鉴定意见所依据的技术规范提出质疑。但是,仅仅提供该专家共识的内容本身,并不能表明专家共识已经取代了诊疗常规。在309医院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08年诊疗规范确已被专家共识所取代的情况下,鉴定机构采纳08年诊疗常规进行司法鉴定并无不当。
第二,关于责任划分及部分赔偿数额过高的问题。根据鉴定报告的内容,鉴定机构在鉴定过程中不仅考虑了309医院的诊疗行为,也考虑了孕妇生产过程中本身所具有的风险。并且,鉴定机构的鉴定人员在一审程序中出庭接受了当事人的质询,对双方当事人提出的异议逐项进行了答复。因此,一审法院根据鉴定意见判定双方当事人的责任比例是适当的。而死亡赔偿金的数额也是根据法定的计算方式,并考虑双方的责任比例得出的,其数额并无不当。精神损害赔偿金则是考虑实际情况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的考虑因素酌情确定的结果,本院认为是适当的。
综上所述,309医院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依法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法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0152元,由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〇九医院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丁宇翔
审 判 员 白 云
审 判 员 王国庆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六日
法官助理 陈大林
书 记 员 张颖岚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