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纠纷 >> 文章正文
王×、天津市天津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津02民终371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王×,男,1963年1月21日出生,汉族,无职业,住天津市津南区。
上诉人(原审被告):天津市天津医院,住所地天津市河西区。
法定代表人:马信龙,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晓莉,女,该医院干部。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廊坊市中心血站,住所地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
法定代表人:马程明,站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林峰,河北天枢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王×、天津市天津医院(以下简称天津医院)因与被上诉人廊坊市中心血站(以下简称廊坊血站)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2018)津0103民初1973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4月28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8年5月1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王×,上诉人天津医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晓莉,被上诉人廊坊血站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肖林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王×的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二项中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判项,改判天津医院赔偿医疗费932.79元、营养费3650元、误工费17561.2元,廊坊血站赔偿医疗费2331.99元、营养费9125元、误工费43903元;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天津医院和廊坊血站承担。事实和理由:一、关于医疗费,上诉人王×提交的医疗费用,全部是用于治疗上诉人病情所必须支出的必要费用,扣除医保报销部分后,实际支出4663.97元,一审法院仅认定4616.38元,属认定事实错误。二、关于误工费,上诉人王×为治疗丙型××,在2017年全年遵医嘱在家中休养,有治疗医院开具的在家休养的证明,需要养病,并非自己有能力工作而不去。不能到外边工作,完全是因为天津医院和廊坊血站在自己的医疗行为中,工作不负责任,致使上诉人王×被感染丙型××根本无法工作,而一审法院无视上诉人因病在家休养的事实,仍按照天津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分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50%为基数计算上诉人的误工费,法律适用不当,请求依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07)二中民四终字1068号判决书认定的标准,按2016年天津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分行业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87806元认定上诉人的误工费。三、关于营养费,上诉人王×在涉案医疗行为中受到损害,被感染终身疾病,丙型××。现在病情已向恶化发展成肝硬化,治疗过程中必须增加营养,医院也开具了增加营养的诊断证明,一审按照每月800元的70%计算标准偏低,应按照每天50元标准计赔营养费。故上诉人王×请求支持其上诉请求。
上诉人天津医院辩称,一审判决的医疗费没有问题;上诉人王×现在已经恢复,其没有提交丧失劳动能力证明,可以从事工作,一审法院仍判决误工费缺乏依据;营养费没有合法有效证明,亦不应支持。故不同意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廊坊血站辩称,同天津医院的答辩意见。
上诉人天津医院的上诉请求:依法改判上诉人天津医院不承担王×的营养费及误工费共计10700.6元,或将本案发回重审。事实和理由:一、上诉人王×的××虽然尚未痊愈,但通过较长时间的治疗,其肝功能恢复良好,多项指标已趋于正常,因此无需加强营养。而且,王×在2017年病情稳定未在大型医院治疗,其也没有提交合法有效的证据证明其应额外加强营养。因此,一审法院判决营养费不当。二、上诉人王×一直未提交过任何丧失劳动能力的证据,而且其完全可以自食其力,能够从事相应的工作;而且经过多年的治疗,王×的身体状况已明显改善,无需向其支付误工费。
上诉人王×辩称,不同意天津医院的上诉请求。天津医院的上诉请求没有事实依据。具有医学常识的人均知道肝硬化需要加强营养,而且比一般病人更需要营养,而一审法院判决的营养费每日才十几元,不足以保证营养。误工费问题,王×因为是病,并非残疾,无法提供丧失劳动证明,医疗机构不能出具此项鉴定。而且此项病情根本无法工作,需要休息,即便想工作,没有单位会接受一名肝病患者。
被上诉人廊坊血站辩称,同意上诉人天津医院的上诉请求和上诉理由。
上诉人王×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天津医院赔偿医疗费932.7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元、营养费3650元、交通费35.60元、护理费93.16元、误工费17561.20元;2、廊坊血站赔偿医疗费2331.9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00元、营养费9125元、交通费89元、护理费232.89元、误工费43903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天津医院和廊坊血站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1993年6月,王×因外伤在天津医院住院治疗,天津医院在对王×治疗过程中采取输血的治疗,其所输血液系廊坊血站提供。后王×身体不适,经天津市传染病医院诊断为“丙型××”。王×因此起诉至一审法院,经一审法院作出的(2007)西民一重字第2号民事判决书以及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07)二中民四终字第1068号民事判决书确认:天津医院按20%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廊坊血站按50%的比例承担赔偿责任。在上述判决作出后,王×多次就之后产生的医药费、误工费、营养费等损失起诉。王×针对2016年1月至2016年12月期间的费用又再次起诉至一审法院,向天津医院和廊坊血站主张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护理费、误工费损失。2017年3月15日,一审法院作出(2017)津0103民初1534号民事判决书,按上述生效判决的比例支持了王×的部分诉讼请求。现该判决已经生效。现王×就其2017年期间发生的损失起诉至本院,要求天津医院和廊坊血站对医疗费、营养费、交通费、误工费各项损失进行赔偿。经核实,王×于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在天津市滨海新区大港医院、天津市津南区小站医院、天津市第二人民医院、天津津南龙祺医院、天津市海河医院就医,且在2017年11月27日至12月1日在天津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4天,扣除王×在医院就医时由医保报销费用,王×共支付与本案相关的医疗费4616.38元。
一审法院认为,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王×因外伤在天津医院住院治疗,天津医院在对王×治疗过程中,采取输血治疗,造成王×感染“丙型××”,所输血液系廊坊血站提供。上述事实已由生效的民事判决书予以确认。王×因治疗“丙型××”而蒙受的合理损失应由天津医院和廊坊血站按照生效判决确认的比例即被告天津医院20%、廊坊血站50%的比例分别承担。关于王×主张的医疗费,根据采信的证据,王×在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间共支出与本案相关的医疗费4616.38元,予以支持,应根据确认的比例由天津医院承担923.28元,廊坊血站承担2308.19元。关于王×主张的住院伙食补助费,其提交证据证实其在天津市第二人民医院因治疗“丙型××”住院4天,予以采信,其主张天津医院按照责任比例承担80元,廊坊血站按照责任比例承担200元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关于王×主张的营养费,考虑其病情的特殊性,对营养费予以支持,但王×主张过高,从王×提交的证据看,在2017年度原告病情较稳定,并无大型治疗,一审法院按照800元/月的标准支持王×该项主张,该项损失共计9600元,由天津医院和廊坊血站依责任比例承担,即天津医院承担1920元,廊坊血站承担4800元。关于王×主张的交通费,根据王×就医情况,酌情考虑200元,由天津医院依责任比例承担40元,由廊坊血站承担100元。关于王×主张的误工费,其主张2017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的误工费,依据2016年度天津市城镇非私营单位分行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标准87806元/年为基数考虑支持王×50%的误工费即43903元,由天津医院和廊坊血站按照生效判决确定的比例承担,即天津医院承担8780.60元,廊坊血站承担21951.50元。关于王×主张的护理费,其主张住院期间的护理费,属合理范围,予以支持,参照2016年度天津市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在岗职工平均工资标准,王×的护理费应为41920元/年÷365天×4天=459.40元,由天津医院按照责任比例承担91.88元,由廊坊血站按照责任比例承担229.70元。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天津市天津医院赔偿原告王×医疗费923.28元、住院伙食补助费80元、营养费1920元、交通费40元、误工费8780.60元、护理费91.88元;二、自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被告廊坊市中心血站赔偿原告王×医疗费2308.1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00元、营养费4800元、交通费100元、误工费21951.50元、护理费229.70元;三、驳回原告王×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300元,减半收取150元,原告王×负担20元,被告天津市天津医院负担37元,被告廊坊市中心血站负担93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一审法院已查明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上诉人王×主张医疗费4663.97元,一审法院认定与本案相关费用4616.38元,经审核上诉人王×提供的医疗费票据,存在部分与治疗肝病无关的挂号和治疗费用,扣除医保支出,一审法院认定的治疗费用并无明显出入,故上诉人王×的该项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误工费,是受害人因身体受伤害产生的误工损失。上诉人王×因天津医院和廊坊血站的不当医疗行为导致病毒性慢性××,造成其肝实质损伤,至2017年仍在进行治疗,并有注意休息的医嘱,且该病情确有诸多从事工作的限制,故应对上诉人王×的误工费给予适当考虑。上诉人天津医院主张王×的没有丧失劳动能力的证明不应支持误工费的主张与客观情况不符,本院不予采纳。但鉴于上诉人王×并未提交其所从事职业的证据,一审法院根据王×多年以来的病情,参照在先生效判决酌情考虑的误工费标准,并无不当之处,本院予以维持。
本案上诉人王×一审提供一份天津市滨海新区大港医院2017年1月25日出具的诊断证明书,诊断其患有××后肝硬化、贫血,建议加强营养,考虑本案伤害后果,具有适当加强营养的必要性,一审法院根据案件实际情况酌情确定的营养费,并无不妥,本院予以维持。二上诉人关于营养费的上诉主张,均无事实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上诉人王×、上诉人天津医院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600元,由上诉人王×负担300元,上诉人天津市天津医院负担3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 欣
审 判 员  胡 浩
代理审判员  王丽平

二〇一八年六月八日
法官 助理  唐彬皓
书 记 员  白超霞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