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文书 >> 文章正文
王秀华、刘怀印等与冠县人民医院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山东省冠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鲁1525民初1409号
原告:王秀华,女,1954年11月15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系受害人刘长为之妻。
原告:刘怀印,男,1981年1月27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冠县,系受害人刘长为之长子。
原告:刘怀超,男,1985年1月6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系受害人刘长为之次子
原告:刘代玲,女,1974年2月25日出生,汉族,住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系受害人刘长为之女。
上述四原告共同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祥发,聊城东昌顺风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被告:冠县人民医院,住所地冠县。
法定代表人:沙元峰,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陆彦鸣,该医院工作人员。
被告:冠县中医医院,住所地冠县。
法定代表人:赵兴业,理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国富,该医院医务科主任。
委托诉讼代理人:周锐锦,北京市京师(聊城)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王秀华、刘怀超、刘怀印、刘代玲与被告冠县人民医院、冠县中医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6月20日作出(2015)冠民初字第711号民事判决,冠县中医医院不服向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6)鲁15民终2088号民事裁定书,撤销本院作出的(2015)冠民初字第711号民事判决,发回本院重审。本院于2017年4月1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秀华和刘怀超及四原告共同的的委托诉讼代理人王祥发,被告冠县人民医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陆彦鸣,被告冠县中医医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梁国富和周锐锦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秀华、刘怀印、刘怀超、刘代玲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赔偿四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护理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丧葬费、鉴定费等共计463689.58元;2、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1年12月1日8时许,因车祸受伤的患者刘长为被送往冠县人民医院下属的冠县中医医院治疗,门诊诊断为头胸外伤、2级危重,入院诊断为左侧多发肋骨骨折并血气胸。病情记录显示:伴有创伤性湿肺、头皮挫裂伤、左踝骨挫裂伤等外伤。时年59岁的刘长为平时体健、无任何病史,入院时神志清醒、表情痛苦;在被告医院治疗27小时后,于2011年12月2日11时15分死亡。被告医院在对伤者刘长为的诊断中,具有明显误诊、用药不当、治疗措施不对症的医疗过错;被告在明知自身不具备接诊类似急危重病患的情况下,却只考虑谋取私利创收而采取强留患者,导致患者错失最佳转院抢救时机,最终造成患者死亡的严重后果。刘长为因误诊拖延致死。四原告认为被告的诊疗过错已构成重大医疗事故或者医疗过错,也是造成刘长为直接死亡的原因。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诉至法院,请求人民法院在查明案件事实后做出公平公正的判决。
被告冠县人民医院辩称,冠县人民医院对原告主张的事实不清楚。医疗行为发生时被告冠县人民医院托管冠县中医医院,冠县中医医院属于冠县人民医院城区分院,现在已经分立为两个独立的主体。
被告冠县中医医院辩称,1.原告的诉讼请求超出了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2.患者刘长为因发生交通事故严重受伤在寒冷的野外昏迷两个小时后才被亲属送到冠县中医医院治疗。患者在事故发生前患有高血压病史,其死亡原因在于其自身疾病和发生交通事故身体受到严重损害所导致;3.患者入院后,冠县中医医院对其进行了及时的抢救治疗,治疗方案正确,治疗行为不存在任何过错,患者死亡的后果与答辩人的诊疗行为不存在任何因果关系。综上,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应依法予以驳回。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2011年12月1日5时30分许,刘长为(1951年7月10日出生)驾驶电动自行车在省道260线冠县清水镇十字路口南四百米处发生交通事故受伤,肇事车辆逃逸。截至2018年4月18日,该交通事故案件尚未侦破。
当日8时许,刘长为到冠县中医医院住院治疗,病历中入院诊断记载为:1.左侧多发肋骨骨折并血气胸;2.创伤性湿肺;3.头皮挫裂伤;4.左踝部挫裂伤。2011年12月2日11时15分刘长为死亡,病历记载死亡原因:呼吸循环衰竭;死亡诊断:1.急性心衰;2.急性肾衰;3.急性肺栓塞?4.左侧多发肋骨骨折并血气胸;5.创伤性湿肺;6.头皮挫裂伤;7.左踝部挫裂伤。
公安机关死亡注销证明显示刘长为死亡原因为:道路交通事故死亡。刘长为生前是冠县供销合作社清水中心社职工,参加工工作时间为1978年7月。
原告王秀华系死者刘长为之妻,原告刘怀印系刘长为子长子,刘怀超系刘长为之次子,刘代玲系刘长为之女。
原告称其于2014年底“偶然知道刘长为的死亡原因的案例属于医疗事故”。原告于2015年4月22日提起本诉讼。
经原告申请,本院委托山东大舜司法鉴定所于2015年11月18日作出司法鉴定意见:冠县中医医院对刘长为的诊疗过程中存在未尽到履行谨慎的注意义务和后果预见义务及告知义务的过错,该过错与被鉴定人刘长为死亡后果之间存在临界型因果关系,其参与度见附表。(附表: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临界型”因果关系对应参与度为45-55%)。原告为此支出鉴定费7000元。
在本案审理期间,被告冠县中医医院对上述鉴定意见申请重新鉴定。经本院委托,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于2018年1月30日作出鉴定意见:冠县中医医院在对刘长为的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与刘长为死亡结果具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医疗过错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程度,从法医学立场分析介于次要-同等关系程度范围。
刘长为在冠县中医医院住院治疗时,冠县中医医院系冠县人民医院城区分院,由冠县人民医院托管。后冠县中医医院自冠县人民医院分立。
本院认为,由于刘长为系在交通事故受伤后的治疗过程中死亡,作为非专业医务人员、也无证据证明具有专业医学知识的近亲属即原告称起初不知道刘长为的死亡与治疗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并不违背常情,因此,原告在其知情后向本院提起本诉讼,不能认定已超过诉讼时效。受害人刘长为生前系冠县供销合作社清水中心社职工,四原告依据城镇居民标准主张其死亡赔偿金,本院予以支持。原告请求的精神损失费过高,本院酌情认定50000元。原告主张的丧葬费未超出法律相关的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张的因处理丧葬事宜所致误工费,本院酌情予以支持。原告无证据证明其主张的医疗费、刘长为住院期间的误工费和护理费及住院伙食补助费等系因被告治疗行为的过错而致其产生的损失,因此对其相应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冠县中医医院对刘长为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若存在过错,其过错与刘长为的死亡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若存在因果关系,其过错参与度为多少等事项已经本院依法委托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予以鉴定,对于该鉴定意见,本院予以采信。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虽与山东大舜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不完全一致,但也不能据此认定山东大舜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错误,也不能认定原告向山东大舜司法鉴定所支付的鉴定费属其自行扩大的损失,因此,对于原告支出的鉴定费,被告应依比例予以承担。参照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对于四原告因刘长为死亡所致损失,确定由被告承担50%的赔偿责任为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六十七条规定:法人分立的,其权利和义务由分立后的法人享有连带债权,承担连带债务,但是债权人和债务人另有约定的除外。因此,对于本案原告的损失,应由被告冠县人民医院和冠县中医医院连带赔偿。四原告因刘长为死亡所致损失有:死亡赔偿金680240元、丧葬费31781元、精神损害抚慰金酌定为50000元、处理丧葬事宜人员的误工费69.75×4×7=1953元、鉴定费7000元,以上共计770974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六十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五十四条之规定,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冠县人民医院和被告冠县中医医院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连带赔偿原告王秀华、刘怀印、刘怀超、刘代玲各项损失共计385487元;
二、驳回原告王秀华、刘怀印、刘怀超、刘代玲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8255元,原告王秀华、刘怀印、刘怀超、刘代玲承担1173元,被告冠县中医医院和冠县人民医院连带承担7082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彦华
审 判 员 王亚东
审 判 员 郭会红

二〇一八年五月十日
书记员代 会 铭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长岭涉黑董事长敛财数千..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贵港“东津帮”涉黑团伙..
·谁打破了他的头盖骨?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增某某安装脑起搏器后死..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王秀华、刘怀印等与冠县..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