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纠纷 >> 文章正文
杨兰、何乐乐侵权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鄂01民终1000

上诉人(原审原告):杨兰,女,19901215日出生,汉族,居民身份证住址湖北省黄梅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平德,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之喜,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原告):何乐乐,男,19891229日出生,汉族,居民身份证住址湖北省广水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平德,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之喜,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湖北省中医院,住所地: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

法定代表人:涂远超,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XXX,湖北维力律师事务所。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晓艳,女,该医院员工。

上诉人杨兰、何乐乐因与被上诉人湖北省中医院侵权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2016)鄂0106民初243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11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杨兰、何乐乐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一审判决;2、依法支持上诉人的原审诉讼请求,判令被上诉人赔偿各项损失245512.38元;3、本案一审、二审诉讼费、鉴定费全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原审法院判令湖北省中医院承担10%责任认定过轻,其医务人员严重不负责任的失职行为和诊治的严重过错,致使上诉人有缺陷的胎儿出生,应承担20%的责任。二、原审法院对于上诉人的赔偿范围认定不全且标准较低,被上诉人应对上诉人的全部损害结果予以赔偿,包括杨兰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交通费和精神损害抚慰金,还包括上诉人已支出和经鉴定需支出的何羽宸的医疗费、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等费用。

湖北省中医院辩称,一、围产保健手册不由医院建册,而是由区县或社区妇幼保健机构负责,对此本医院没有过错。二、杨兰在本医院第二次就诊时已超过了排畸期限。三、手指畸形不属重大畸形,不属排畸范畴,即使发现也不可选择终止妊娠,我方未侵犯上诉人的生育选择权。四、鉴定意见已说明胎儿手指畸形与我医院诊疗行为无关,是其自身发育的结果。五、虽然我方未上诉,但一审判决精神抚慰金过高,请二审酌情考虑。

杨兰、何乐乐公司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湖北省中医院赔偿杨兰、何乐乐医疗费8458.9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50元(50/×9天)、残疾赔偿金235088元(29386/×20×0.4)、营养费270元(30/×9天)、残疾辅助器具等费用(按照2015年湖北省人均预期寿命76.5岁计算):、残疾辅助器具费及维修费:未成年期125280[5800+5800×20%×18],成年期504000元(21000+21000×20%×20[76.5-18岁)÷3≈20]、装配辅助器具期间的护理费57000[100/×15×18+20次)];⑶装配辅助器具期间的住院伙食补助费28500[50/×15×18+20次)]、交通费3000元、护理费900(100/×9)、鉴定费14525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前8项之和乘以0.2加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245512.38元;2、本案诉讼费用由湖北省中医院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杨兰、何乐乐系夫妻关系,杨兰怀孕期间,多次至湖北省中医院进行产检:20141111日采静脉血进行核医学检查,检查结果显示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为77586.2,孕酮24.9220141114日进行彩色超声检查,检查结果为宫内早孕,胚胎存活(超声推算孕龄约7W),2015121日采静脉血孕检,2015314日进行超声检查,检查结果为单胎,胎儿存活(超声推算孕龄24W+),2015317日门诊孕检、采静脉血孕检、尿检、心电图检查,2015428日门诊孕检、心电图检查,2015519日彩色超声检查,检查结果为单胎,头位,胎儿存活(超声推算孕龄约35W+),2015526日、201562日、201569日、2015616日、2015623日门诊孕检、2015629日门诊孕检、彩色超声检查,检查结果为单胎,头位,胎儿存活(超声推算孕龄约38W+),胎盘成熟度III级,胎儿睾丸鞘膜腔积液。湖北省中医院对杨兰的历次产检均未发现胎儿有明显异常。

杨兰于20156301256分在湖北省中医院产下男婴何某某,湖北省中医院出具的分娩记录载明:新生儿左手畸形,四指缺如

2015629-201578日,杨兰在湖北省中医院产科住院生产的住院医疗费为7999.7元;2015630-201578日,杨兰之子何某某在湖北省中医院产科住院的医疗费为549.2元,杨兰母子医疗费共计发生8548.9元。

杨兰、何乐乐认为湖北省中医院多次对杨兰做孕期检查,均因湖北省中医院工作人员的疏忽未查出杨兰的胎儿左手发育不全,且每次检查后均告知杨兰未发现明显异常,侵犯其合法权益故诉至法院,为明确湖北省中医院应承担的责任及赔偿数额,特申请法院委托进行司法鉴定,申请鉴定事项为:1、湖北省中医院对杨兰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2、湖北省中医院的医疗行为与杨兰生育缺陷婴儿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参与度,3、对何某某的畸形部位进行伤残等级鉴定,对何某某畸形部位的后续治疗费数额进行鉴定,对何某某残疾用具费进行鉴定,对何某某的护理期限及护理依赖程度进行鉴定。

经法院委托,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于20161020日作出鄂中司鉴2016临医鉴字第57-1号司法鉴定补充意见书(原鉴定意见书因遗漏鉴定项目被该鉴定所收回),分析说明:1、被鉴定人杨兰因早孕于20141111日至629日多次在湖北省中医院就诊行产前检查,期间未建立孕妇保健手册,未行正规的系统超声检查,尤其是唐氏筛查及其他筛查项目,2015630日杨兰在该院剖宫产一男婴(何某某),杨某某出生后发现左手畸形(四指缺如)。据此分析认为,湖北省中医院的医疗行为中存在以下医疗过失(错):1被鉴定人杨兰于20141111日、1114日、2015121日先后在院方做了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孕酮检验及彩色超声检验,鉴定材料中则未见相关病历记载,被鉴定人杨兰早孕期间多次在该院就诊,在没有建立孕妇保健手册的情况下,院方应告知或建议被鉴定人在户籍所在地或社区妇幼保健系统建立相应的孕妇保健手册,应告知或建议被鉴定人目前孕期产前常规检查的局限性,如二维B超,必要时可进一步行产前诊断检查。综上,湖北省中医院在对被鉴定人杨兰行产前检查的医疗行为中存在一定的医疗过失(过错),该过失(错)与杨兰生育缺陷婴儿之间存有因果关系,但是,杨兰在早孕期未建立孕妇保健手册,使院方定期进行正规全面系统的检查,待孕24周有门诊病历记载行产检时,已错过发现胎儿发育畸形的最佳时机。加之,二维超声很难发现胎儿肢体畸形(指和趾),即使发现也不是终止妊娠的医学意见;而杨羽宸出生后左手畸形(四肢缺如)并非医疗行为所致,且杨兰的生育选择亦不属院方所能确定。因此,湖北省中医院在被鉴定人杨某某的损害后果中只能起轻微作用。依照湖北省司法鉴定业协会《医疗损害司法鉴定中医疗过失参与度的有关规定》的有关要求,其过失参与度系数值可为1%-20%2、被鉴定人杨某某左手拇指先天畸形,左手第2-5指先天性缺如,左腕骨未发育,参照《人体损伤残疾程度鉴定标准(试行)》第2.7.40之规定,其残疾程度可评定为七级残疾。被鉴定人杨某某左手先天畸形,目前尚无特殊方法治疗,其后期治疗费用亦无法评估。可待其至适合年龄后,再考虑是否适宜假肢安装问题。目前对婴幼儿的护理期无评定依据,是否需要护理依赖及依赖程度是针对成年人日常生活活动完成情况进行的评定,被鉴定人目前为幼儿期,故对护理期限及护理依赖程度无法评定,建议至正常人具有生活自理能力时另行评定。鉴定意见为:1、湖北省中医院在对被鉴定人杨兰行产前检查的医疗行为中则存在一定的医疗过失(过错),该过失(错)与杨兰生育缺陷婴儿之间存有因果关系,其过失参与度系数值可为1%-20%2、被鉴定人杨某某的残疾程度为七级残疾;3、目前尚无特殊方法治疗,故其后期治疗费用亦无法评估;对护理期限及护理依赖程度目前无法评定。何乐乐支付法医鉴定费用13000元。

湖北省中医院对该鉴定提出异议:1、鉴定报告中被鉴定人杨某某与本案杨兰、何乐乐之子何某某名字不符,2、意见所述存在一定的医疗过失与鉴定分析说明所述左手畸形并非医疗行为所致自相矛盾,3、鉴定报告中可待其适合年龄后,可再考虑是否适宜假肢安装问题的意思不明,4、杨兰、何乐乐未向法医提供20141111日、1114日、2015121日在我院的门诊病历,而门诊病历由患者自行保管,鉴定报告却认定医院存在未提供门诊病历的过错,故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根据《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当事人对鉴定意见有异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鉴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鉴定人应当当庭作证…”。法院通知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法医临床、法医病理类副主任法医师陈照明到庭接受质询,法医当庭陈述:1、杨某某名字问题庭后书面回复法院,2、医疗过失是对医疗行为进行评价,意思是医疗行为与胎儿的畸形的发现或诊断有因果关系,胎儿畸形是自身发育造成的,不是医疗行为造成的,对残疾的后果而言,胎儿的畸形并非医疗行为导致,这是两个不同的方面,我们与当事人的理解不一致,3、关于假肢安装问题,由于婴儿年幼,我们无法确定其辅助器具费,而且残疾辅助器具费原则上不属于我们鉴定人确定的范围,所以我们没有确认,4、关于病历,我们是指有的检查项目没有病历记载,有的有病历记载但没有检查项目表述,病历应该有完整的检查项目的记载,病历记录应该与检验报告单的检测事项一致。湖北省中医院支付法医出庭费500元。

杨兰、何乐乐认为鉴定机构是双方共同选择,是有鉴定资质的专业机构,其鉴定结果有权威性,其鉴定意见应作为本案定案的重要依据依法予以采信。

湖北省中医院认为该司法鉴定明显缺乏依据,虽然鉴定机构是共同选择的,这只是程序问题,并不是结论就有依据,门诊病历由患者保管,该部分病历不能提交不是医院过错,建立围产保健手册的职责属于区妇幼保健院和社区妇幼保健机构,杨兰到我院就诊时已经超过排畸期限,手指缺如也不属于排畸范畴,因此,无论我院的诊疗行为如何,已客观上不能改变杨兰所怀胎儿是否畸形的后果,进一步的检查也不影响杨兰所怀胎儿是否畸形,该鉴定结论明显缺乏科学依据,分析说明前后矛盾,不应被采信。

201759日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补正书,载明鉴定报告中的杨某某,应为何某某

杨兰、何乐乐申请对何某某的残疾辅助器具费用进行鉴定,经法院委托,湖北省康复辅具技术中心于2017120日作出湖北省康复辅具技术中心(2017)辅助器具鉴定第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1、未成年期,国产普通适用型掌部假肢,目前售价是5800元,成年期,国产普通适用型掌部假肢,目前售价是21000元;2、未成年期,假肢的使用年限是一年一个更换周期,成年期假肢的使用年限是三年一个更换周期;3、每个更换周期内,假肢的维修费用是其价格的10-20%4、每次装配假肢及功能训练的时间是15天左右;5、假肢的更换次数按当地诉讼法院人均寿命计算。何乐乐支付残疾辅助器具鉴定费1525元。

一审法院认为,杨兰于20141111日至2015629日多次到湖北省中医院进行产前检查并于2015630日在该院产下一子,双方建立医患关系。《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实施办法》第四条规定:“公民享有母婴保健的知情选择权。国家保障公民获得适宜的母婴保健服务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实施办法》第十八条规定:医疗、保健机构应当为孕产妇提供下列医疗保健服务:(一)为孕产妇建立保健手册(卡),定期进行产前检查……”、《湖北省孕产妇保健系统管理细则》规定:“……所有的孕妇应建立《孕产妇保健手册》,进行孕产妇保健系统管理……”、《孕产期保健工作规范》规定:二、孕期保健,孕中期(妊娠13-27+6周),基础检查项目:妊娠16-24周超声筛查胎儿畸形。,本案中,杨兰怀孕期间并未建立孕期保健手册,自行在孕期多次到湖北省中医院处孕检,湖北省中医院对杨兰进行了血、尿、二维B超、心电图检查,结果均未显示异常,根据20141114日的B超检查结果,杨兰已怀孕,超声推算孕龄约7W,此时湖北省中医院未告知杨兰应建立孕期保健手册并按孕龄进行规范孕检;2015121日杨兰至湖北省中医院进行产检时约处于怀孕17周左右,此时湖北省中医院未告知杨兰怀孕16-24周左右应进行超声筛查畸形检查,仅对杨兰进行了静脉血检查,此日之后杨兰再次至湖北省中医院孕检时,已是2015314日怀孕24+,虽已超过排畸最佳时机,但湖北省中医院亦未告知杨兰怀孕24周左右可进行超声筛查畸形的检查,对此,湖北中真司法鉴定所分析认为:被鉴定人杨兰早孕期间多次在该院就诊,在没有建立孕妇保健手册的情况下,院方应告知或建议被鉴定人在户籍所在地或社区妇幼保健系统建立相应的孕妇保健手册;应告知或建议被鉴定人目前孕期产前常规检查的局限性,如二维B超,必要时可进一步行产前诊断检查。”“杨兰在早孕期未建立孕妇保健手册,使院方定期进行正规全面系统的检查,待孕24周有门诊病历记载行产检时,已错过发现胎儿发育畸形的最佳时机。加之,二维超声很难发现胎儿肢体畸形(指和趾),即使发现也不是终止妊娠的医学意见;而何某某出生后左手畸形(四肢缺如)并非医疗行为所致,且杨兰的生育选择亦不属院方所能确定。因此,湖北省中医院在被鉴定人何某某的损害后果中只能起轻微作用。法院认为,司法鉴定所的上述分析意见比较客观清楚地分析了本案事实,应予作为定案依据。湖北省中医院在本次医疗行为中存在一定告知上的不足,同时考虑湖北省中医院的医疗行为与杨兰之子出生畸形之间没有直接因果关系,法院根据司法鉴定意见酌情判令湖北省中医院承担10%责任。

关于赔偿范围问题,杨兰、何乐乐主张的是湖北省中医院侵犯其知情权和生育选择权,且在杨兰××湖北省中医院发生法律关系时,其子尚未出生,只是母体中的胎儿,其子是先天性残疾,医院对杨兰所做的医疗行为与其子的残疾事实没有因果关系,对其子本人身体不构成侵权,故杨兰、何乐乐诉讼请求中何某某的医疗费、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的主张法院不予支持。

对于杨兰、何乐乐其他诉讼请求,法院认定如下:

医疗费:根据医疗机构出具的医药费票据确定杨兰的医疗费为7999.9元;

住院伙食补助费450元、营养费270元、护理费900元,杨兰、何乐乐的主张虽偏高,考虑杨兰生育期间加强营养及他人护理的需要,法院酌情予以支持。

交通费,杨兰、何乐乐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其主张,但考虑杨兰、何乐乐处理相关事宜发生交通费的必要性、合理性,法院酌情支持1000元。

以上费用共计10619.9元,由湖北省中医院承担10%责任,即1062元。

精神损害抚慰金,参照鉴定意见,酌情确定30000元。

故,湖北省中医院共计应赔付杨兰、何乐乐31062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侵权责任法》第三条、第十六条、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母婴保健法实施办法》第四条、第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一、湖北省中医院赔付杨兰、何乐乐31062元;上述应付款,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给付,逾期未付按《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的,应当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被执行人未按判决、裁定和其他法律文书指定的期间履行其他义务的,应当支付迟延履行金的规定处理。二、驳回杨兰、何乐乐的其他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1527元、鉴定费14252元及法医出庭费500元,共计16279元,由杨兰、何乐乐自行负担11279元、湖北省中医院负担5000元(扣减湖北省中医院已支付的法医出庭费500元,湖北省中医院还应负担4500元,由湖北省中医院连同上述款项一并给付杨兰、何乐乐)。

双方当事人在二审均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事实相同。

本院认为,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一、一审法院对本案责任的划分是否正确。二、一审对杨兰、何乐乐损失费用的认定是否正确。

关于焦点一,一审经杨兰、何乐乐申请,法院依法委托进行了鉴定,杨兰、何乐乐对鉴定结论无异议,一审法院根据鉴定结论判令湖北省中医院承担10%责任并无不当。本院对杨兰、何乐乐要求湖北省中医院承担20%责任的请求不予支持。

关于焦点二,本案杨兰、何乐乐是以侵权纠纷提起诉讼,杨兰、何乐乐主张的是湖北省中医院侵犯其知情权和生育选择权。因湖北省中医院对杨兰的医疗行为与其子的残疾事实没有因果关系,对其子本人身体不构成侵权,故杨兰、何乐乐要求湖北省中医院赔偿何羽宸的医疗费、残疾赔偿金、残疾辅助器具费的主张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符合法律规定。经核实,一审法院对杨兰、何乐乐各项损失的认定正确。

综上所述,杨兰、何乐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527元,由杨兰、何乐乐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李宏斌

审判员  叶 钧

审判员  刘 阳

二〇一八年四月三日

书记员  舒 畅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长岭涉黑董事长敛财数千..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贵港“东津帮”涉黑团伙..
·谁打破了他的头盖骨?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增某某安装脑起搏器后死..
·央视曝光于文红无证行医..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