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文书 >> 文章正文
马鉴诉梅河口市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吉林省梅河口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吉0581民初2104号

  原告:马鉴。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志杰(系马鉴之母)。
  委托诉讼代理人:蔡仁鲁,吉林金梅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梅河口市中心医院。
  法定代表人:王升平,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学良。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超,吉林衡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马鉴与被告梅河口市中心医院(以下简称中心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月20日立案后,作出(2016)吉0581民初185号民事判决,中心医院不服本判决,提出上诉,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9月5日作出(2017)吉0581民终881号民事裁定,撤销本院(2016)吉0581民初185号民事判决,发回本院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11月2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马鉴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志杰、蔡仁鲁,被告梅河口市中心医院委托诉讼代理人孙学良、赵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马鉴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中心医院赔偿马鉴在抢救治疗阶段的费用(该费用中心医院承诺实报实销)490987.01元,其中包括医疗费111279.09元、交通费61363.90元、住宿费72351元、用餐费64720.70元、购营养品39585元、抢救阶段礼酬费用45630元、住院期间陪护人员电话费4500元(4.5个月×5×200元)住院期间购水果7450元、手术期间自购用品1671元(包括胶带384元、电褥子300元、浴巾小垫毛巾、纸尿布、便盆等987元)、陪护费82436.32元(包括住院期间陪护费126天×4人×124.08元/天=62536.52元、2012年4月7日从长春返梅刀口未愈合雇人护理费139天×100元/天=13900元、马鉴住院雇人照顾家中老人的费用三个月6000元);2、要求中心医院赔偿其承诺实报实销之外各项损失1490558.39元,包括误工费194173元,其中2012年1月至2017年5月工资损失161023元(2012年34140元、2013年22308元、2014年24984元、2015年30084元、2016年32916元、2017年14575元、2016年奖励工资2016元)、出车值班补助损失33150元(510元×65个月),残疾赔偿金232178.20元(23217.82元/年×20年×50%),被抚养人生活费77202.63元(17156.14元×18×50%÷2,被扶养人系马鉴之子马某某生于2013年2月27日),精神抚慰金80万元,今后治疗费162000元(按吉林省平均寿命76岁,按鉴定每月300元治疗费标准计算:3600元/年×45年),今后营养费4500元(按鉴定意见三个月每天50元),以上损失合计1981545.40元,扣除中心医院已付的37万元,中心医院尚应赔偿1611545.40元。事实与理由:2011年12月28日,马鉴因胆囊多发结石到中心医院就诊,中心医院于2011年12月30日在全麻下行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因医生操作失误将马鉴胆道损坏,造成胆道全部缺损,术后马鉴病情恶化,生命垂危。2012年1月4日18时30分,马鉴在中心医院的主导下转入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进行全麻开腹手术抢救治疗,决定行胆道“外引流术、腹腔冲洗引流术”。2012年2月6日,马鉴由于前两次手术,肝胆损害严重,病情继续恶化,经中心医院联系急转北京301医院治疗。2012年3月6日,北京301医院对马鉴行胆道损伤、胆道外引流术后,探查腹腔粘连松解、肛门部胆管探查形成、胆肠吻合术。术中见腹腔内广泛性粘连,以肛门部严重,胆管中段缺损,决定行肛门部胆管整形,胆道吻合术,马鉴在北京301医院住院49天,之后转吉林大学第一医院继续治疗。2012年4月7日,马鉴从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出院回家治疗,此时由于三次大手术,其中两次开腹手术,马鉴体质下降、术后并发症等原因,刀口敞开始终不愈合,马鉴不得不在家雇人护理139天,刀口方愈合。2014年8月,中心医院在马鉴病情刚有好转的情况下,要求对马鉴的病情进行司法鉴定,否则不予赔偿,无奈马鉴同意。经鉴定马鉴的损害后果完全是中心医院造成的,伤残等级为六级,每月治疗费用为200元至300元。马鉴的医疗依赖、营养依赖是根据马鉴病情、专家医嘱,要求特别注意限制饮食并高营养,防止并发症及保肝治疗,实际马鉴的该项费用都在1500元以上。没有证据证明马鉴医疗终结,鉴定结论不能证明马鉴医疗终结,马鉴仍在不断治疗,仍在持续误工,误工请求合理合法。
  自2011年12月28日开始,马鉴经历三次全麻开腹手术,八次住院、三次北京复查、一次上海检查。现马鉴病情是术后并发症,经常出现高烧、腹胀、呕吐、便胆汁等,对此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北京301医院、上海肝胆医院专家建议,看病情发展定期复诊,对症保肝治疗,如出现手术接口处胆管增生、堵塞、狭窄等,须做“人造胆管或换肝”手术。马鉴时常发病住院,2015年1月5日至2015年1月15日在中心医院住院10天。中心医院的行为给马鉴及其父母经济和精神上造成巨大损失,至今不能完全康复、生活勉强自理,每天靠药物维持生命,工作被迫停止。马鉴父母经营的工程车辆也因马鉴的病情需陪护而停运。现马鉴总的损失达200余万元,除中心医院已支付的37万元外,尚有大部分没有赔偿,其中有近60万元损失是马鉴在抢救治疗阶段所产生的实际支出的费用(包括住院费、检查费、住院期间的住宿费、交通费、餐费、药品营养费、住院期间礼酬费、陪护费、电话费等),中心医院承诺这些费用实报实销。原被告双方就赔偿问题多次协商没有达成协议,特起诉要求中心医院赔偿各项损失。
  中心医院辩称:马鉴自2011年12月28日入我院治疗,先后七次住院119天,我院对马鉴术前诊断是正确的,对术后出现的症状也给予了治疗,并垫付了医疗费,实际已支付446550.14元,这是考虑我院有责任,待责任明确后,在法律规定范围内一并计算,没有答应不合法的也支持,马鉴称我院领导答应实报实销没有证据支持,事后双方协商共同鉴定,同意按鉴定意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符合法律规定有证据支持的我们同意赔偿。
  马鉴为证明自己的主张向本院提供证据如下:病历复印件7份、医学检验报告单10份、医疗费票据79张、交通费票据711张、住宿费用票据23张、用餐费用票据130张、营养费票据9张、其他费用票据48张、吉林众联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书1份、梅河口市妇幼保健院提供的《2012-2017.5马鉴工资统计》1份及证明2份、马某某户口本复印件1份、病程原始记录本1份、沈阳军区总医院MR影像诊断报告书1份、照片11张、借款单及支款凭证11张、各省平均寿命排名表1份、2012年3月27日支款凭单和2012年4月7日吉大一院住院费发票各一份、梅河口法院、通化中院民事判决书及吉林省高院民事裁定书各一份、证人曹为的出庭证言等证据。爱民医院向本院提供了除马鉴已提供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外,还提供了借款单据19张。
  围绕双方提供的证据,本院组织双方进行了质证,对双方提供的鉴定意见书、院方单据15张及马鉴提供的病历、影像资料、医疗机构开具的票据、病程记录本,双方并无实质性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对马鉴提供的抢救治疗阶段实际花销支出的费用,爱民医院对支出票据真实性没有提出实质性异议,对合法性有异议,认为医疗费应以实际合法票据为准,住院伙食补助费应按每天100元标准计算,与就医时间、人数、地点不符的出租车及上海沈阳等地的交通费不应得到支持,营养费应按鉴定结论确认为4500元,护理费应为124.08元/天×119天,对精神损害抚慰金马鉴要求明显过高,六级伤残为6万元为宜。误工期限应计算至评残前一日即2014年9月5日,后续治疗费按人均寿命计算没有法律依据,最长不能超过二十年。本院经核查,医疗费用94638.23元、交通费6136.90元、住宿费72351元、营养费35230元、用餐费22221元,经审查有合法票据本院予以采信。关于长春吉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10000元押金,由于该款并无证据证明退给爱民医院,无法由其支付。
  本院经审理查明事实如下:2011年12月28日,马鉴因腹痛到中心医院就诊,被诊断为胆囊多发结石。2011年12月30日,中心医院在全麻下为马鉴行腹腔镜胆囊切除术。马鉴术后出现腹部疼痛、腹胀、高烧等不良反应,1月2日彩超报告提示“腹腔积液待查”,但并未引起院方重视,直到1月4日病情恶化,磁共振胆胰管水成像检查,考虑胆瘘,建议转入上一级医院进一步诊治,本次住院7天,医疗费13463.20元。2012年1月4日,马鉴被转入吉林大学第一医院进行抢救治疗,经查体:皮肤、巩膜中度黄染;腹部平坦,未见胃肠型及蠕动波,无腹壁静脉曲张;全腹压痛、腹肌紧张,无反跳痛;肝脾肋下未触及,Murphy征阴性,全腹叩音呈实音,移动性浊音阴性,肝肾区叩击痛阴性,肠鸣音约4次/分,未闻及气过水声及振水音;并经常规辅助检查,临床诊断为:弥漫性腹膜炎、胆囊切除术后。于2012年1月4日在全麻下行剖腹探查术。术中见腹腔内大量浑浊胆汁,总量约1000ml,吸净胆汁,见肝脏表面包被大量脓苔,胆囊缺如;探查胆道,见胆总管在肛门部横断,下方胆道在十二指肠球后段横断,中间缺如2.5㎝;胆总管直径0.25㎝,肝十二指肠韧带内有一直径约1㎝左右血管被横断,血管夹夹闭,上端血管断端无法找到;探查胆总管,右前、右后支通畅,左支胆道探子无法进入。术中诊断:弥漫性腹膜炎,胆囊切除术后,胆道损伤;由于血管缺如较大,无法重建;胆道过细,腹腔污染极重,无法行胆肠吻合,行胆道外引流术,腹腔冲洗引流术。经治疗病情好转,并于2012年1月20日从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出院,本次住院16天,医疗费为46957.84元。当日,马鉴入住中心医院继续治疗。给予保肝、保持引流管畅通及对症治疗。在治疗过程中,因马鉴出现食欲减退、上腹部略腹胀、尿量较少、尿色深、胆管旁引流管欠畅通等症状,中心医院经研究决定将马鉴转入上级医院治疗。本次住院17天,医疗费为6867.60元。2012年2月6日18时30分,马鉴转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即北京301医院)治疗,诊断为:胆道损伤,胆道外引流术后,并于2012年3月6日,对马鉴行腹部探查、腹腔粘连松解、肛门部胆管探查形成、胆肠吻合术。术中见腹腔内广泛性粘连,以肛门部严重,胆管中段缺损,行肛门部胆管整形,胆道吻合术。马鉴在北京301医院住院45天,医疗费为63649.14元,该费用由中心医院结算支付。马鉴于2012年3月23日出院,出院诊断为胆道损伤,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后、胆道外引流术后。出院医生建议注意休息,加强营养,定期复查。2012年3月27日,马鉴再次转入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治疗11天,医疗费为12901元,该费用由中心医院结算支付。经马鉴及家属要求并经院方请示上级医院同意后,马鉴于2012年4月7日出院。马鉴从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出院回家后,马鉴体质下降、术后并发症等原因,刀口敞开始终不愈合,马鉴在家雇人护理139天,刀口方愈合。2013年8月4日20时,马鉴又因胆道感染入住中心医院治疗,诊断为胆道感染、胆肠吻合术后、胆囊切除术后,住院15天,于2013年8月19日13时出院,医疗费为3437.49元,该费用由中心医院自行结算。2015年1月5日,马鉴因腹部不适、乏力到中心医院就诊,普通外科二科在未办理住院手续的情况下将马鉴留院治疗10天,未形成住院病历,院方未收取医疗费用。
  因马鉴受损害赔偿问题,原被告双方发生纠纷,双方经协商,于2014年8月共同委托吉林众联司法鉴定中心对马鉴的伤情及相关事项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梅河口市中心医院对马鉴在医疗过程中因院方操作失误存在医疗过错,医疗过错与损害后果有直接因果关系;梅河口市中心医院为完全责任;胆道损伤、肝功能改变等构成六级伤残;每月诊疗费为200-300元为宜;营养期限为三个月,每日25-30元。
  另查明,马鉴出生于1981年1月,城镇居民,梅河口市妇幼保健计划生育服务中心职工,婚生子马某某,出生于2013年2月27日,城镇居民。马鉴自2011年12月28日入住中心医院治疗至今没有上班,2012年1-12月应发工资34140元,未发34140元;2013年1-12月应发工资39729元,实发17421元,未发22308元;2014年1-12月应发工资42396元,实发17412元,未发24984元;2015年应发工资47604元,实发17520元,未发30084元。事故发生后,中心医院直接向马鉴支款37万元,直接向吉林大学第一医院汇住院费3万元,退回17099元,花销医疗费12901元,直接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即北京301医院)汇住院费20万元,退还136350.86元,花销医疗费63649.14元。中心医院向吉大一院和301医院支付的款项和自行结算本院的费用马鉴没有主张。支付吉大一院、301医院的和直接支付给马鉴的37万元合计446550.14元。
  本院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受法律保护。中心医院在为马鉴行胆囊切除术的诊疗过程中,由于中心医院医务人员的操作失误行为,并加之术后未能认真看护发现患者不良反应,延误抢救时机造成马鉴胆道损伤、弥漫性腹膜炎,腹腔粘连、肝功能改变等损害后果。经司法鉴定中心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该过错行为与马鉴的损害后果有直接因果关系,且该损害后果由中心医院的完全过错行为所致。中心医院对马鉴的损害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关于马鉴的人身损害赔偿项目及数额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的项目和标准予以确定。但根据当事人意思自治的法律原则,当事人有约定的应从其约定。马鉴主张实际发生的费用按中心医院承诺的实报实销,根据中心医院在事情发生后分段支付马鉴费用的行为表现可以说明被告在损害事实发生后未经专家鉴定前对自己行为的过错已有认知,结合预付款凭证记载支付马鉴诊疗费、生活费、车费等内容及马鉴提供的其母亲家人在其整个治疗过程的原始记事本和马鉴母亲刘志杰的当庭陈述,可以形成证据链条,本院对马鉴主张中心医院已承诺实费用实报实销予以采信。根据马鉴提供的票据核算,马鉴已实际支付的费用包括:1、医疗费和药费94638.23元,2、营养费35230元,3、就餐费22221元,4住宿费64361元,5、交通费61363.90元,6,在家雇工护理费13900元,合计291713.23元。中心医院直接支付给301医院的63649.14元和吉大一院的12901元医疗费未计算到上述费用当中,因马鉴主张实报实销因而未对住院伙食补助费和营养费进行主张。马鉴的其他损失包括:误工费,住院期间护理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药物依赖费用和后续营养费用。关于误工费,由于中心医院诊疗当中的过错行为导致马鉴身体受到损害,造成胆道损伤、胆管中段缺损、肝功能改变、腹腔内广泛粘连、弥漫性腹膜炎,根据马鉴前六次住院病历记载,马鉴的病情具有持续性,鉴定机构于2014年9月针对胆道损伤、肝功能改变作出构成六级伤残的结论性意见,这只是针对某个器官功能损害的静态状况的评定,存在病情不稳定,需继续治疗的可能性。从中心医院于2015年1月5日因马鉴胆道感染而接收住院治疗并没有形成病历也能说明这一点。所以,马鉴受到伤害后已达到持续误工,鉴定后因中心医院的行为后果即马鉴的伤情又有了发展,又进行了治疗,误工时间从马鉴第一次手术时间2012年12月30日计算至最后一次出院时间即2015年1月15日为妥。误工费按此间马鉴实际减少的工资收入计算为101300.50元(2012年34140元+2013年22308元+2014年24984元+2015年30084元/24+出车值班补助510元/月×36.5个月)为宜;关于住院期间护理费,根据马鉴的住院病历及受损伤部位、程度、治疗经过,护理应按每天两人次,标准按2015年度居民服务业职工日平均工资120.82元计算,护理费为29480.08元〔120.82元/天人×(7天+16天+17天+46天+11天+15天+10天)×2人〕;关于残疾赔偿金,马鉴出生于1981年1月,为城镇居民,其伤情经司法鉴定为六级伤残,所以残疾赔偿金为249008.60元(24900.86元/年×20年×50%);关于被扶养人生活费,马鉴婚生子马某某,2013年2月出生,马鉴2011年12月受损害,被评定为六级伤残,所以被抚养人生活费为80876.79元(17972.62元/年×18年×50%÷2);关于药物依赖费用和后续营养费用,根据众联司法鉴定意见,每月治疗费用为200-300元,中心医院关于期限不能超过20年的意见应予采纳,药物依赖费用为72000元(3600元/年×20年);日后营养费按司法鉴定意见,期限三个月,每日50元即4500元(50元/天×30天/月×3个月);关于精神抚慰金,马鉴的身体因中心医院医务人员的过错行为而受到损害,造成马鉴及家人的身心遭受极大的精神损害,本院酌定精神抚慰金为8万元为宜。马鉴主张的其他损失缺少证据支持及不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不予支持。综上,马鉴的各项损失为908879.20元,扣除马鉴已收到的37万元,中心医院尚应赔偿马鉴538879.20元。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五十四条、第五十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梅河口市中心医院赔偿原告马鉴各项损失538879.2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立即给付;
  二、驳回原告马鉴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20117元,由被告梅河口市中心医院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郑海涛
审 判 员  田 伟
人民陪审员  王晓辉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李 旸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