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文书 >> 文章正文
谢敬发等诉兴国县中医院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江西省兴国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6)赣0732民初3252号

  原告:谢敬发。
  原告:邱井秀。
  原告:叶冬梅。
  原告:谢某某2。
  原告:谢某某1。
  以上原告共同委托的诉讼代理人刘金明,江西南芳(兴国)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被告:兴国县中医院。
  法定代表人:杨保荣,该院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廖乐芳,江西国兴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
  委托诉讼代理人:钟贞萃,系该医院员工。
  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
  法定代表人:赖卫国,该院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敦麟,江西一泓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汤哲。
  原告谢某某与被告兴国县中医院、赣州市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年11月15日立案受理后,首先由审判员钟先银适用简易程序,依谢某某申请委托鉴定机构对被告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进行鉴定,鉴定期间谢某某死亡,又依法变更其上述亲属为原告,然后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8月31日、9月21日、12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谢敬发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金明,被告兴国县中医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廖乐芳、钟贞萃,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胡敦麟、汤哲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谢某某诉称:2016年6月25日晚,原告因腹部疼痛,于次日前往被告处就诊。被告工作人员谢庆全医生对原告进行诊断,结果为腹膜炎。住院约五天后,诊断为毒菌感染,医生告知原告不能做腹透,只能做血透(颈部插管手术)。7月2日,原告在被告处进行颈部插管手术。第一次不成功,造成大量出血。止血后再做第二次,没过多久,原告身体不适,停止手术,回房休息。次日,再次血透,原告血压直接下降。医生检查后发现插管错误,要求转入ICU病房。两天后,原告病情加重,医生建议转入赣州市人民医院就诊,被告未提供救护车,原告只好叫朋友开车送。
  2016年7月7日,原告入赣州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经检查也是腹膜炎。治疗过程中,每次血透都没成功,连续做七八天未见好转。经医生详细观察才发现,被告直接将管插入动脉血管中了。赣州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告诉原告血管里形成大量血栓,后果很严重,建议转入上级医院手术。原告知情后,立即向兴国县中医院反映。兴国县中医院立即预支30000元并安排救护车将原告送到广州。
  2016年7月15日,原告入广州市中山医院治疗。检查后再次确认原告血透插错管、形成大量血栓,不能立即手术,要求从其他部位插入。次日,将血透管插入腹部下位,血透正常。医生说血透正常也不能做插管手术,应该先对插管错误的并发症(如血栓、胃出血等)进行治疗。因病情严重,治疗20多天后才做手术。由于费用太高无法承担,原告身体稍微正常后,又转回赣州市人民医院就诊。治疗中,因第一次插管手术失败到中山医院做血管手术的期间太长,造成病情严重。原告又在ICU病房住了五六天。花费巨大,无法承受。随后,被告兴国县中医院到赣州市人民医院了解原告病情,原告又转入兴国县中医院治疗至今。
  综上,原告认为被告的诊疗行为严重违反诊疗常规,在手术操作中存在重大过错,损害原告身体健康,给原告造成巨大经济损失,应当承担全部的过错责任。特诉请法院:1、请求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计币50000元(具体数额待鉴定后再行变更)。
  鉴定过程中,原告谢某某死亡。2017年1月9日,其近亲属谢敬发、邱井秀、叶冬梅、谢某某2、谢某某1要求变更其为原告,并于同年8月1日将诉讼请求变更为:1、要求被告兴国县中医院赔偿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等合计18303.96元;2、判令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等合计22049.32元;3、请求两被告共同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处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交通费等合计272240.47元;4、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2017年12月26日,原告谢敬发、邱井秀、叶冬梅、谢某某2、谢某某1再次将其诉请变更为:1、判令被告兴国县中医院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等计币148625.54元;2、判令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精神抚慰金等计币76512.86元;3、判令被告兴国县中医院和赣州市人民医院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鉴定费等合计132995.07元;4、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原告谢敬发、邱井秀、叶冬梅、谢某某2、谢某某1对其诉讼请求和主张的事实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有:1、身份证、结婚证、常住人口登记卡、出生证明各1份,证明五原告的身份信息、主体资格,及谢敬发系谢某某父亲,邱井秀系谢某某母亲,叶冬梅系谢某某妻子,谢某某2系谢某某女儿,谢某某1系谢某某儿子的事实;2、《兴国县中医院入院记录》、《住院诊疗证明书》、《兴国县中医院出院记录》、《住、出院通知单》、《住院收费票据》各1份,证明谢某某自2016年6月26日至2016年7月5日在兴国县中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住院共10天,花费医疗费5882.11元;3、《住院诊疗证明书》、《兴国县中医院出院记录》、《住、出院通知单》、《住院收费票据》各1份,证明谢某某自2016年7月6日至2016年7月7日在兴国县中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住院共1天,花费医疗费10781.85元的事实;4、《赣州市人民医院诊疗证明书》、《出院记录》、《住院收费票据》各1份,证明谢某某自2016年7月7日至2016年7月15日在赣州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住院共8天,花费医疗费18169.32元;5、《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门诊病历》、《疾病证明书》、《出院记录》、《医疗收费票据》各1份,证明:谢某某自2016年7月15日至2016年7月22日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住院共7天,花费医疗费55416.61元;6、《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疾病证明书》、《出院记录》、《医疗收费票据》各1份,证明谢某某自2016年7月27日至2016年8月7日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住院共10天,花费医疗费29018.46元;7、《赣州市人民医院诊疗证明书》、《出院记录》、《住院收费票据》各1份,证明谢某某自2016年8月7日至2016年9月1日在赣州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住院共25天,花费医疗费73382.02元;8、《赣州市人民医院出院记录》、《住院收费票据》各1份,证明谢某某自2016年9月23日至2016年10月22日在赣州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住院共29天,花费医疗费30946.52元;9、《兴国县中医院患者费用明细汇总单》(住院号:00098376)1份,证明谢某某自2016年11月3日至2016年11月12日在兴国县中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住院共9天,花费医疗费3518.07元;10、《兴国县中医院患者费用明细汇总单》(住院号:00099987)1份,证明谢某某自2016年12月5日至2016年12月14日在兴国县中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住院共9天,花费医疗费2763.02元;11、《兴国县中医院住院诊疗证明书》、《死亡记录》、《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住院收费票据》各1份,证明谢某某自2017年1月2日至2017年1月7日在兴国县中医院住院治疗的经过,共住院5天,花费医疗费4417.29元及谢某某于2017年1月7日死亡出院;12、《江西赣州司法鉴定中心尸体检验司法鉴定意见书》、增值税发票各1份,证明谢某某系肾功能衰竭并发腹膜炎、全身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亡及花费鉴定费11000元;13、《江西天剑司法鉴定中心医疗损害司法鉴定意见书》、缴费通知单各1份,证明(1)兴国县中医院错误将血液透析管置入谢某某右侧颈动脉内的过错行为给谢某某带来精神上的痛苦和相应治疗费用损失,对此兴国县中医院应承担全部责任(承担2016年7月4日至2016年7月7日在兴国县中医院治疗期间的相关费用);(2)赣州市人民医院未及时发现纠正下级医院的错误,给谢某某带来精神上的痛苦和相应治疗费用损失,对此赣州市人民医院应承担全部责任(承担2016年7月7日至2016年7月15日期间的相关治疗费用);(3)2016年7月15日至2016年8月5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期间的相关费用由兴国县中院与赣州市人民医院共同承担;(4)花费鉴定费13000元。
  被告兴国县中医院辩称:1、谢某某死亡系其自身疾病的发展导致的,与我院的医疗行为无因果关系,对其死亡产生的相关费用,我院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根据江西天剑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谢某某的肾功能异常行腹膜透析5年,累及全身各个脏器和组织,出现水、电解质平衡紊乱、代谢性酸中毒、免疫功能低下、全身多脏器功能衰竭,致其死亡,与我院的医疗行为无因果关系。2、虽然江西天剑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我院对其在我院医疗的医疗费用承担全部责任,但是我院医务人员对其治疗是尽责的,其错误将血液透析管置入右侧动脉内系技术水平问题。敬请法庭能相应减轻我院的责任。我院已向原告方借支13万元,敬请扣除我院应当承担的数额后,余款由原告返还我院。3、对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医疗费用,我院应承担次要责任。谢某某在我院错误置管后转入赣州市人民医院治疗,赣州市人民医院作为上级医院未能发现,对以后导致的医疗费用扩大,我院仅承担次要责任。综上,对谢某某的死亡我院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对谢某某的医疗费用敬请法庭依法判决。
  被告兴国县中医院向法庭提供的相关证据是:1、借条3份、进账单1份,证明谢某某共向其借支13万元;2、谢庆全和温良福的行医资格证各2份,证明其具有行医资格。
  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在庭审时口头辩称:本案患者系其因本身疾病导致的死亡,不是医疗行为过错导致的,患者的死亡结果与医院的医疗过错之间无因果关系;鉴定意见陈述赣州市人民医院承担相关治疗费用仅指医疗费;鉴定意见陈述患者在中山大学附属医院治疗期间的治疗费用由赣州市人民医院和兴国中医院共同承担,并未进行责任划分,故该费用应由两医院平分;原告的诉讼请求与本案的事实相违背,因医疗责任是过错责任,鉴定意见所述医院过错仅是插错管,而不指其他医疗行为,故被告不承担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请求法庭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的第四项。
  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未向法庭提供任何相关证据。
  经本院审理查明的事实及认定依据:
  2016年6月26日,谢某某因腹痛至被告兴国县中医院就医。经医生诊断,其病情为:1、慢性肾衰、尿毒症期;2、肾性贫血;3、肾性高血压;4、腹膜透析腹膜炎。至7月5日办理出院手续,共住院9天,花费医疗费5882.11元,主要医嘱为:坚持门诊用药及腹透治疗。住院期间,被告兴国县中医院为其颈部血透导管置入及血液透析治疗。因病情变化谢某某未如期出院,次日仍在兴国县中医院治疗。医生诊断其病情为:1、急性心功能衰竭;2、心房纤颤;3、慢性肾衰、尿毒症期;4、肾性贫血;5、肾性高血压;6、霉菌性腹膜炎;7、肺部感染。至同月7日出院,又住院1天,花费医疗费用10781.85元。出院医嘱为:转上级医院继续治疗。同日,谢某某被转入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治疗。医生诊断其病情为:1、腹膜透析相关腹膜炎;2、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期等。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继续为其行颈部血透导管置入及血液透析治疗。2017年7月15日,经颈部血管彩超检查,发现血透导管位于颈总动脉内并血栓形成。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告知谢某某风险后建议转上级人民医院进一步治疗。谢某某在赣州市人民医院住院8天,花费医疗费18169.32元。同日,谢某某被转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首先在急诊ICU住院。经医生诊断,其病情为:1、腹膜透析相关性腹膜炎;2、右侧颈总动脉置管术后;3、尿毒症期等。至7月27日,谢某某在ICU住院治疗13天,花费医疗费55416.61元。医嘱为:转血管外科加5床继续进一步治疗。次日谢某某被转入普通病房继续治疗。至8月7日出院,谢某某在普通病房住院10天,花费医疗费用29018.46元。同日,谢某某再次转入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治疗。至9月1日出院,共住院25天,花费医疗费用73382.02元。同日,谢某某转入被告兴国县中医院治疗,至9月23日出院,共住院22天,花费医疗费用27698.48元。9月23日,谢某某又被转入赣州市人民医院治疗,至10月22日出院,共住院29天,花费医疗费30946.52元。11月3日,谢某某以其妻叶冬梅的名义在被告兴国县中医院治疗,至11月12日,共住院10天,发生医疗费用3518.07元。2016年12月5日,谢某某以其母邱井秀的名义在被告兴国县中医院住院治疗,至14日,共住院10天,花费医疗费2763.02元。2017年1月2日,谢某某再次入住被告兴国县中医院治疗,至1月7日死亡,住院6天,发生医疗费用4417.29元。经谢敬发委托,江西赣州司法鉴定中心尸检后,于2017年3月2日做出鉴定意见。其意见为:“谢某某系肾功能衰竭并发腹膜炎、全身多脏器功能衰竭而死亡。”为此,原告花费尸检费11000元。经原告申请和本院委托,江西天剑司法鉴定中心于2017年7月3日做出鉴定意见。其鉴定意见为:(一)兴国县中医院存在错误将血液透析管置入右侧颈动脉内的过错行为,但是该过错行为与患者谢某某的死亡无因果关系。兴国县中医院错误将血液透析管置入右侧颈动脉的过错行为给患者带来精神上的痛苦和相应治疗费用损失,对此兴国县中医院应承担全部责任(承担2016年7月4日-2016年7月7日在兴国县中医院治疗期间的相关费用)。(二)赣州市人民医院未及时发现纠正下级医院将透析管置入颈动脉的错误,但是该过错与患者谢某某死亡无因果关系。此过错行为给患者带来精神上的痛苦和相应治疗费用损失,对此赣州市人民医院应承担全部责任(承担2016年7月7日至2016年7月15日期间的相关治疗费用)。(三)2016年7月15日-2016年8月5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期间的相关费用由兴国县中医院与赣州市人民医院共同承担。为此,原告花费鉴定费13000元。对此,原告表示不服,于2017年9月22日申请重新鉴定。经本院委托,江西建诚司法鉴定中心于2017年12月6日做出重新鉴定意见。其意见书的“分析说明”部分指出:“被鉴定人谢某某系慢性肾衰、尿毒症期患者,医方诊断明确,选择血液透析治疗符合医疗常规。晚期肾脏病愈后不良,血管置管存在并发症风险。医方1(兴国县中医院)在对患者的诊疗过程中,误将血透导管置入颈内动脉而未及时发现,对患者后续治疗产生一定影响,存在过错。医方1部分治疗时段病历缺如,出院小结中无诊疗经过记录,病历书写存在缺陷。医方2(赣州市人民医院)未及时发现置管错误,对患者后续治疗产生一定影响。关于医方对置管错误及未及时发现产生的医疗费,本中心维持江西天剑司法鉴定中心对该医疗损害医疗费用划分的鉴定意见,即:兴国县中医院存在错误将血液透析管置入右侧颈动脉内的过错行为,承担2016年7月4日-2017年7月7日在兴国县中医院治疗期间的相关费用。赣州市人民医院未及时发现纠正下级医院将透析管置入颈动脉内的错误,承担2016年7月7日-2016年7月15日期间的相关治疗费用。2016年7月15日-2016年8月5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期间的相关费用由兴国县中医院与赣州市人民医院共同承担。综上,患者谢某某的死亡与医方1、医方2的诊疗行为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医方存在过错,承担轻微过错责任(医方1承担70%、医方2承担30%)。”其鉴定意见为:1、医方的诊疗行为与患者谢某某的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2、医方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负轻微过错责任(医方1承担70%、医方2承担30%)。为此,原告花费重新鉴定费13000元。
  另查明,谢某某的住院费用在兴国县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报销109928.30元,2017年1月12日,原告方返还兴国县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47783.39元,实报62144.91元。原告谢敬发是谢某某之父。原告谢某某2是谢某某之女,生于2006年1月2日。原告谢某某1系谢某某之子,生于2007年12月7日。
  事发后,被告兴国县中医院已经支付谢某某医疗费130000元。
  以上事实,有江西天剑司法鉴定中心、江西建诚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意见书》,双方当事人提供的相关证据及其在庭审时的陈述可以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一、责任问题。本院对江西建诚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意见予以采信。经鉴定,兴国县中医院存在错误将血液透析管置入谢某某右侧颈动脉内的过错行为,承担2016年7月4日-2017年7月7日在其院治疗期间的相关费用;赣州市人民医院未及时发现纠正下级医院将透析管置入颈动脉内的错误,承担2016年7月7日-2016年7月15日期间的相关治疗费用;2016年7月15日-2016年8月5日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治疗期间的相关费用由兴国县中医院与赣州市人民医院共同承担,且医方的诊疗行为与患者谢某某的死亡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医方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负轻微过错责任(医方1承担70%、医方2承担30%)。谢某某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两被告具有一定过错。两被告应该按照鉴定意见赔偿原告的相关损失。2016年8月5日以后的相关费用及与谢某某死亡相关的费用,以两被告赔偿10%为宜。至于在兴国县医疗保险事业管理局已报销的药费问题,属于另一种法律关系,由职权部门依法处理为宜。二、损失的确认问题。本院对谢某某2016年7月4日-2017年7月7日在兴国县中医院治疗期间的损失确认为:医疗费16663.96元(5882.11元+10781.8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00元(50元/天×4天)、营养费200元(50元/天×4天)、误工费400元(100元/天×4天)、护理费400元(100元/天×4天)、交通费40元,合计17903.96元。至于原告主张的3240元医疗费,因无证据支持,本院不予采信;本院对2016年7月7日-2017年7月15日谢某某在赣州市人民医院治疗期间的损失确认为:医疗费18169.3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0元(50元/天×8天)、营养费400元(50元/天×8天)、误工费800元(100元/天×8天)、护理费800元(100元/天×8天)、交通费1000元,合计21569.32元;本院对谢某某2016年7月15日-2016年8月5日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期间的损失确认如下:医疗费84435.0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50元(50元/天×21天)、营养费1050元(50元/天×21天)、误工费2100元(100元/天×21天)、护理费2100元(100元/天×21天)、交通费2000元,合计92735.07元;本院对谢某某在2016年8月5日以后的相关费用确认如下:医疗费142725.40元(73382.02元+27698.48元+30946.52元+3518.07元+2763.02元+4417.2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7750元(50元/天×155天)、营养费7750元(50元/天×155天)、误工费15500元(100元/天×155天)、护理费15500元(100元/天×155天)、交通费1500元,合计190725.40元。原告主张的其他医疗费,无证据证实,本院不予采信;本院对与谢某某死亡的相关费用确认如下:死亡赔偿金242760元(12138元/年×20年)、丧葬费28735元、被抚养人生活费68460元【(9128元/年×7年÷2人)+(9128元/年×8年÷2人)】、处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2000元、处理丧葬事宜的交通费5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合计392455元,且被抚养人生活费不再单列,一并计入死亡赔偿金中。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被告兴国县中医院已经支付的130000元医疗费可在本案中直接抵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二十二条、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兴国县中医院赔偿原告谢敬发、邱井秀、叶冬梅、谢某某2、谢某某1因谢某某2016年7月4日-2017年7月7日在其院治疗期间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等费用计币17903.96元;
  二、由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赔偿原告谢敬发、邱井秀、叶冬梅、谢某某2、谢某某1因谢某某2016年7月7日-2017年7月15日在其院治疗期间的医疗费18169.32元
  三、谢某某2016年7月7日-2017年7月15日在赣州市人民医院治疗期间的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等合计3400元,由被告兴国县中医院承担2380元(3400元×70%),由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承担1020元(3400元×30%);
  四、谢某某2016年7月15日-2016年8月5日在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期间的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等合计92735.07元,由被告兴国县中医院承担64914.55元(92735.07元×70%),由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承担27820.52元(92735.07元×30%);
  五、谢某某2016年8月5日以后与治疗相关的费用,及与死亡相关的费用,合计583180.40元,由被告兴国县中医院赔偿40822.63元(583180.40元×10%×70%),由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赔偿17495.41元(583180.40元×10%×30%);
  六、驳回原告谢敬发、邱井秀、叶冬梅、谢某某2、谢某某1的其他诉讼请求;
  七、被告兴国县中医院已经支付的130000元医疗费可在本案中直接抵扣。
  本案执行内容,限两被告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案件受理费6672元,原告谢敬发、邱井秀、叶冬梅、谢某某2、谢某某1已预交,由被告兴国县中医院承担2000元,由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承担700元,其余部分由原告自负;尸检费11000元、鉴定费13000元、重新鉴定费13000元,合计37000元,由被告兴国县中医院承担20000元,由被告赣州市人民医院承担7000元,其余部分由原告自负。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或迟延履行金。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我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本判决生效后,当事人必须履行。一方拒绝履行的,对方当事人可以向我院申请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逾期视为放弃权利。

审 判 长  钟先银
人民陪审员  胡华平
人民陪审员  黄邦明
二〇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书 记 员  张荣琳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