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案例 >> 文章正文
李甲等与上海市民政老年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上诉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2)沪二中民一(民)终字第128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甲。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乙。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丙。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丁。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市民政老年医院。
  法定代表人张某某。
  委托代理人薛安军,上海君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练育梅,上海君康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李甲、李乙、李丙、李丁因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均不服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2012)宝民一(民)初字第143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李甲、李乙、李丙、李丁,被上诉人上海市民政老年医院(以下简称民政医院)的委托代理人练育梅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患者李某某出生于1925年2月。2002年9月3日,李某某入住民政医院。李甲、李乙、李丙、李丁系患者子女。患者入院后经诊断:1、原发性高血压病3级(极高危组)。2、冠状动脉粥样硬化性心脏病-心率失常型,房颤,心功能3级。3、高血压性心肌病。4、脑梗塞后右侧偏瘫。5、原发性血小板减少症(原因待查)。6、肺部感染。7、皮肤真菌感染(体癣、甲癣)。8、右侧股骨胫骨骨折术后。入院后,民政医院予以控制感染、降血压、改善脑代谢、抗血小板减少等治疗。2006年3月,患者发生右髂部出现褐色斑疹,2006年5月9日开始患者家属在征得床位医生同意下给予患者自行每周换药1-2次(自购康惠尔产品)。之后因使用该产品与民政医院发生争议。患者伤口愈合缓慢后并向纵深扩大,最终形成窦道。期间民政医院对患者换药以甲硝唑液为主,后经家属提议再次使用康惠尔产品。经过一段治疗症状无明显改善,仍改用抗菌素药物交替用药。2008年9月18日,患者病情危重转院治疗。2008年9月20日,患者再次入住民政医院。同年9月23日,患者病情恶化,转到上海市交通大学附属第三人民医院住院治疗,期间医院建议气管插管,患者家属拒绝。同年10月19日晚,患者再次病危,患者家属仍拒绝医院行气管插管或切开,当晚8时20分被该院宣布临床死亡。2012年2月,李甲、李乙、李丙、李丁诉至原审法院,要求民政医院赔偿经济损失人民币(以下币种均为人民币)114,693元(含医疗费16,77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9,020元、住院陪护费35,504元、丧葬费21,394元、交通费1,000元、律师费21,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25,952元。
  原审法院另查明,经当事人申请,法院委托上海市医学会就民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违反相关诊疗规范,诊疗行为与患者损害后果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是否构成医疗事故进行鉴定。2011年12月15日,上海市医学会出具沪医鉴〔2011〕167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分析意见为:1、患者有多系统(心脑血管、血液、呼吸)的严重疾病存在,同时有皮肤双重感染及右侧股骨胫骨骨折术后,长期卧床伴营养状况差形成低蛋白血症、压疮的发生为临床上在现有医学条件下难以避免。2、依据现有送鉴病历资料,医方在发现压疮后采取的(使用气垫床、定时翻身、换药等)措施,符合护理规范。换药时所用药物符合诊疗常规,没有证据表明医方因压疮治疗方式不当引发败血症,导致患者死亡后果的发生。3、患方提供的康惠尔护理产品不适用于本患者的深部压疮治疗,现有材料不能证明患方自行换药后压疮有实质性的好转。4、高龄患者且有多种内科疾病(原发性高血压病3级、冠心脏病-心率失常型、心功能3级、脑梗塞后原发性血小板减少症、慢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肺部感染、低蛋白血症等)。其死亡的根本原因为长期疾病的慢性综合作用所致。没有发现医方在诊疗护理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医学会进而得出患者李某某与民政医院不构成医疗事故的结论。民政医院支付鉴定费3,500元。
  李甲、李乙、李丙、李丁对该鉴定结论内容提出异议,要求医学会补充鉴定,针对李甲、李乙、李丙、李丁的问题,法院委托上海市医学会就原鉴定结论进行补充,2012年4月23日,上海市医学会出具沪医鉴办函2012年字(018)号回复函,指出民政医院对患者的用药和诊疗没有不当。
  原审审理中,李甲、李乙、李丙、李丁认为,上海市医学会的鉴定结论及回复函刻意回避问题,专家鉴定组专业构成及抽签不符合规定,认为该鉴定结论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民政医院认为该鉴定程序和结论均符合法律规定,对于鉴定结论没有异议。
  原审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民政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过错与患者的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本案中,医学会的鉴定结论,是专门鉴定机构对医疗机构所致的损害事件进行技术鉴定所作出的认定,在证据类型中属于专家证言,其证明效力高于一般证据。李甲、李乙、李丙、李丁虽对该鉴定结论有异议,认为鉴定结论不应当作为证据采纳,但并未提供足够证据否定该鉴定结论,故对于该意见不予采纳,对于医学会的鉴定结论及回复函法院予以采信。现上海市医学会的鉴定结论及回复函表明民政医院的诊疗过程并无不当,患者的死亡与诊疗行为没有因果关系。李甲、李乙、李丙、李丁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主张的民政医院在诊疗过程中存在过错并导致损害后果发生的事实,故对李甲、李乙、李丙、李丁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原审法院判决:驳回李甲、李乙、李丙、李丁的全部诉讼请求。
  上诉人李甲、李乙、李丙、李丁均不服原判,上诉称:民政医院对李某某的诊疗过程中存有如下过错:没有每隔2小时为患者翻身一次,致痤疮发生,未尽护理义务;用药错误,医院给李某某使用的甲硝唑药片存在很多副作用,该药产品说明书中明确说明血液病患者禁止使用,如使用会加重血液疾病,而李某某一直患有低血小板症和慢性白血病,医院使用甲硝唑药片不当;使用甲硝唑药片治疗效果不佳且有副作用,家属建议医院使用康惠尔护理产品,但被拒绝。另,医院伪造病史,上海市医学会根据伪造的病史出具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结论不应予以采纳。要求撤销原判,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在原审中的诉请。
  被上诉人民政医院辩称:医院书写病历规范,对患者的诊疗行为符合常规,有上海市医学会出具的鉴定结论为证,医院并无过错,不同意承担赔偿责任。要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无误,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应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本案涉及的医患纠纷经上海市医学会鉴定,该鉴定机构出具的结论为李某某与民政医院不构成医疗事故。后,上海市医学会针对李甲、李乙、李丙、李丁提出的异议,出具的回复函亦明确民政医院对患者的用药和诊疗没有不当。李甲、李乙、李丙、李丁对上述鉴定结论持有异议,同时主张民政医院伪造病史,但并未提供相依依据,本院不予采信。故李甲、李乙、李丙、李丁以民政医院诊疗行为存有过错为由,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并无理由,本院无法支持。综上所述,原审法院根据本案事实所作判决正确,本院予以维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上诉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122元,由上诉人李甲、李乙、李丙、李丁共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高中伟
代理审判员庞 芸
代理审判员姚 敏
二○一二年八月十六日
书 记 员林 琳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