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文书 >> 文章正文
艾日登草力、和静县妇幼保健院与和静县人民医院、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2018)新28民终752

上诉人(原审原告):艾日登草力,男,1981914日出生,蒙古族,籍贯新疆和静县,住和静县,系和静县残疾人联合会干部。

上诉人(原审被告):和静县妇幼保健院,住所地新疆和静县和静镇友好路。组织机构代码72917XXXX

法定代表人:周国华,身份证号×××。系和静县妇幼保健院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红玉,女,1972101日出生,汉族,籍贯河南省西平县,住和静县和静镇克再东路*号院**单元**号。身份证号×××。系和静县妇幼保健院副院长。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和静县人民医院,住所地和静县和静镇克再东路*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法定代表人:王新,身份证号×××。系和静县人民医院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康宝,北京华泰(乌鲁木齐)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淑兰,女,蒙古族,出生于1963127日,现住和静县团结东路****单元。身份证号:×××。系和静县人民医院医务科主任。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住所地新疆库尔勒市人民东路**号。统一社会信用代码×××。

法定代表人:赵华伟,身份证号×××。系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海蓉,女,1970216日出生,汉族,籍贯山东省淄博市,住库尔勒市青年路北三巷**号楼*单元***室。身份证号×××。系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法律顾问。

委托诉讼代理人:徐科,男,1972912日出生,汉族,籍贯山东省德州市,住库尔勒市人民东路**号巴州人民医院高层***号。身份证号×××。系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急诊医学科主任。

上诉人艾日登草力、和静县妇幼保健院与被上诉人和静县人民医院、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静县人民法院2015年和民初字第0070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73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和静县妇幼保健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杨红玉,被上诉人和静县人民医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陈康宝、王淑兰,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海蓉、徐科到庭参加诉讼。上诉人艾日登草力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和静县妇幼保健院上诉请求:1、一审审理程序不符合法律规定,认定事实不清,作出的判决我院承担轻微责任不公,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由我院承担轻微责任的原审判决,驳回原审原告对我院的诉讼请求。2、判令被上诉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

事实及理由:一、本案系发回重审案,在原一审审理中,一审原告诉一审被告和静县妇幼保健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经过(2014)和民初字第83号民事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而该判决依据的是原告申请医疗过错司法鉴定并由和静县法院2014421日委托新医司法鉴定所(2014)新医法鉴字第0324号鉴定意见书。患方申请医疗过错司法鉴定,所有的检材经过双方确认无异议后进行鉴定,鉴定程序合法,鉴定内容也表述了再次来我妇幼院就诊,后由和静县医院送往巴州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原告对死亡原因产生异议,要求医疗过错鉴定。该鉴定意见书分析说明中明确了一个事实:“我妇幼院向患方充分履行了转医说明义务,而患方在知情的情况下拒绝转院。患方再次就诊我妇幼院时,我妇幼院再次建议转上级医院,家属拒绝,患方且拒绝用药”。故该鉴定根据事实做出的鉴定意见六:和静县妇幼保健院在对山其米克的诊疗过程中,诊断正确,对子痫前期治疗和处理未违反治疗原则。病程中被鉴定人病情、可能发生的风险、处置方案及医疗条件的限制均向原告方进行了交代,履行了告知及转医说明等注意义务。被鉴定人及胎儿死亡与拒绝终止妊娠、拒绝转院、同意转院离院后耽误转院及自身严重病情自然转归所致,不能佐证与被告妇幼保健院的医疗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原一审依据事实做出了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公平公正。

二、原告不服原一审判决,上诉后,本案发回重审。在重新审理过程中,一审原告又申请了两级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鉴定。从该鉴定程序上我院认为一审法院不应当同意原告申请医学会鉴定。根据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患方已经申请医疗过错、医疗行为与死亡后果之间因果关系鉴定。根据谁主张谁举证原则,原告对于其主张申请的司法鉴定,是原告举证完毕且提供的证据,而该证据证明了我妇幼院无过错,我妇幼院的诊疗行为与患者死亡之间无因果关系。一审法院同意原告申请医疗事故鉴定,等于同意原告自己推翻自己提供的证据。显然不符合法律规定。

三、从事实上来看,新疆医学会对患者与我妇幼院作出的新医会鉴(2015-29)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中第八条分析意见中出现了多次与事实不相符的分析意见。而新疆医学会对患者与和静县医院、巴州医院作出的新医会鉴(2018-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中的分析意见中表述:“巴州人民医院对患者诊断正确”。巴州人民医院出院诊断:1、昏迷原因待查;2、子痫合并HELLP综合征;3、孕7月;4、腹腔积液,胆囊内实质性结节-息肉不除外;5、右肾积水;6、脑梗塞?

从州医院的诊断中无脑出血诊断。那么,新疆医学会(2015-29)号鉴定依据什么在该分析意见中第三条妊娠期高血压是患者出现脑出血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故,新疆医学会(2015-29)号对我院的鉴定中违背客观事实的分析,从而作出的结论不真实不客观不合法,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作为法院应当适用(2014)新医法鉴字第0324号鉴定意见书并根据侵权责任法54条判决驳回原告对我妇幼院的诉讼请求。

四、根据侵权责任法60条之规定,患者有损害,应下列情形之一的,医疗机构不承担责赔偿任:(一)患者或者其近亲属不配合医疗机构进行符合诊疗规范的诊疗;(三)限于当时的医疗水平难以诊疗。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据33条: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属于医疗事故:(五)因患方原因延误诊疗导致不良后果的。根据医疗机构管理条例31条:医疗机构对限于设备或者技术条件不能诊治的病人应当及时转诊。据此,我妇幼院也不应当承担责任。综上,上诉人认为一审判决我妇幼院承担轻微责任所依据的新疆医学会(2015-29)号对我妇幼院的鉴定,不能作为法院判案的依据。因该鉴定违背客观事实的分析,作出的结论不真实不客观不合法,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查清事实,驳回一审原告对我妇幼院的诉讼请求。

上诉人艾日登草力未到庭,亦未提交答辩状。

被上诉人和静县人民医院答辩,一、患者山其米克于20131128233收住巴州人民医院,201311281200于巴州人民医院自动出院后死亡,原告艾日登草力于2014217日向和静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而后原告于20161219日申请追加和静县人民医院、巴州人民医院为本案被告参加诉讼,已经超过3年向答辩人和静县人民医院提起诉讼,已过诉讼时效,和静县人民医院不承担赔偿责任。二、根据巴州医鉴【2017-9】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和新医会鉴2018-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的鉴定意见及结论,均证实:和静县人民医院在诊疗过程中,120接诊及时,在出现病情变化时将患者及时转上级医院,并全面履行了告知义务,无违法、违规行为。本病例不构成医疗事故,患者死亡与和静县人民医院无因果关系,和静县人民医院不承担责任。综上情况,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六十四条之规定,被上诉人和静县人民医院在诊疗活动中没有过错,在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下已经尽到合理的诊疗义务,被上诉人和静县人民医院作为医疗机构的合法权益应当受法律保护,请求贵院依法判决驳回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和静县人民医院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答辩,主要针对第一上诉人进行答辩,我院没有任何责任,与患者死亡没有因果关系,请求驳回第一上诉人的上诉请求。针对妇幼院的上诉请求不作答辩。

艾日登草力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809747.17元。1、丧葬费28203元(54470元÷12个月×6个月)。2、死亡赔偿金464280元(23214元×20年)。3、医疗费6424.17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840元(120元×7天)。5、交通费1000元。6、鉴定费10000元。7、精神抚慰金300000元。8、本案诉讼费和送达费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31120日,原告妻子山其米克到县保健院住院,诊断为:G4P028+3周待产;早发型子痫前期重度、高危妊娠。被告县保健院于20131120日向患者山其米克本人告知了其患有脑水肿、脑出血、肺水肿、胎儿生长受限、胎死宫内可能、胎盘早剥可能。被告县保健院于20131121日向患者本人告知因县保健院条件有限,建议转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患者可能出现脑血管意外、胎死宫内可能、胎盘早剥可能,建议终止妊娠。20131122日,县保健院向患者丈夫艾日登草力告知了患者病情,母婴有生命危险,建议终止妊娠,原告与其丈夫拒绝终止妊娠,要求保胎治疗,并拒绝转院。20131127日,县保健院向艾日登草力告知患者随时可能出现多脏器功能衰竭,县保健院条件有限,建议转上级医院就诊。201311271230分,患者与家属商量后决定转上级医院进一步治疗,随即报出院。201311272158分,患者在家属陪同下又到县保健院,自述受凉后胃痛,要求留观,县保健院再次要求到上级医院治疗。患者家属自行联系了县医院救护车,2331分转诊到县医院急诊科,报病危,经县医院会诊后于20131128010分决定转州医院,于114分到达州医院急诊科,患者经抢救无效死亡。2013122日,和静县卫生监督所收到医患纠纷报告,介入调查。在和静县人民法院审理期间,原告提出鉴定申请,对被告在对患者住院期间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和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司法鉴定。2014722日,新疆新医司法鉴定所做出鉴定意见,县保健院诊断正确,对子痫前期治疗和处理未违反治疗原则,患者及胎儿死亡与拒绝终止妊娠、拒绝转院、同意转院后耽误转院及自身严重病情自然转归所致,不能佐证与县保健院医疗行为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判决后,原告艾日登草力不服,上诉至巴州中级人民法院,巴州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发回重审。在审理过程中,原告艾日登草力申请巴州医学会对县保健院与山其米克的医疗争议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经鉴定不构成医疗事故,原告对巴州医学会鉴定结论不服,再次申请自治区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经鉴定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轻微责任。后原告要求追加县医院和州医院为被告,并申请巴州医学会对县医院、州医院与山其米克的医疗争议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经鉴定本病例不构成医疗事故,患者死亡与县医院、州医院无因果关系,县医院、州医院不承担责任。对患者的医疗护理建议:无。原告对巴州医学会鉴定结论不服,再次申请自治区医学会进行医疗事故鉴定,经鉴定本病例不属于医疗事故。

一审法院认为,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巴州医学会、新疆医学会针对县保健院、县医院、州医院的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分别做出了分析及结论,实行两级医疗事故鉴定的,省级鉴定为最终鉴定,故本院结合案情采纳新疆医学会分析及结论。新疆医学会针对该病例认为:一、县保健院在诊疗过程中无违法行为:患者于20131120日以“停经27+3周,产检时发现血压升高5天”为主诉入院,医方诊断:“G4P027+4周;早发型子痫前期重度、高危妊娠”明确。患者住院后医方全面履行了告知义务,建议患者转上级医院治疗。二、在诊疗过程中存在以下违规事实:12013112712:30患者出院,当日21:58患者再次到县保健院就诊时,院方监测患者血压明显增高且患者伴有头痛、头晕症状,此时产妇病情属于产科急重症,院方未及时采取相应的诊疗措施,也未将患者转至上级医院,延误了患者抢救时机。22013112721:58患者再次就诊时,医方无任何门诊留观记录,未执行病历书写制度。三、患者“子痫前期重度”诊断明确,住院期间血压200100mmhg,患方并未按医嘱将患者转上级医院治疗,延误了病情。妊娠期高血压是患者出现脑出血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综上所述,医方的违规行为与患者死亡之间存在间接因果关系。根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条、第四条、《医疗事故分级标准(试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第三十六条,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轻微责任。结合患者山其米克患有重度子痫前期病史,20131月引产终止妊娠,在县保健院就诊期间三次对山其米克及家属谈话告知转上级医院治疗或终止妊娠,但其本人及家属不同意,11271230分办理出院后,当日2158分再次到县保健院就诊,县保健院在再次就诊的诊疗过程中存在违规事实。山其米克患有妊娠期高血压出现脑出血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二条,鉴定意见可以按照导致患者损害的全部原因、主要原因、同等原因、次要原因、轻微原因或者与患者损害无因果关系,表述诊疗行为或者医疗产品等造成患者损害的原因力大小。综上,县保健院承担10%的赔偿责任较合适。

本院核定艾日登草力的各项损失为:1、死亡赔偿金569268.6元(28463.43元×20年)。2、丧葬费32315元(64630元÷12月×6月)。3、医疗费6424元。4、误工费1947元(177元×11天)。5、护理费1416元(177元×8天)。6、住院伙食补助费960元(120元×8天)。7、住宿费酌情为300元。8、交通费结合案情酌情支持3000元。9、鉴定费5500元(州医学会2000+新疆医学会3500元)。以上合计621157.6元。县保健院承担10%的赔偿责任,故应当承担62115.76元。原告诉求支付山其米克的母亲抚养费,因其母亲已明确放弃诉讼权利,原告诉求支付胎儿死亡赔偿金,无法律依据,故本院不予支持。原告要求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根据双方存在的过错程度,本院不予支持。

县保健院辩称患者山其米克的死亡经新疆新医司法鉴定所鉴定与本院的诊疗行为无因果关系,县保健院不应当承担责任的意见,因新疆新医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对山其米克出院后再次到县保健院就诊,县保健院是否存在违法、违规事实未进行鉴定,故本院对县保健院的辩称意见不予采纳;县医院、州医院辩称诉讼时效已过的意见,因原告在诉讼过程中,故本院不予采纳;县医院、州医院辩称两级医学会均鉴定与其无关,不应承担赔偿责任的意见,本院予以采纳。

综上所述,原告艾日登草力要求县保健院赔偿62115.76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超出部分,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一款第(六)项、第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遂判决:一、和静县妇幼保健院于判决生效后五日内向原告艾日登草力赔偿各项经济损失62115.76元。二、驳回原告艾日登草力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上诉人证据一、妇产科学第八版教材。拟证实:我院诊疗依据都是依据该教材第70页中,子痫前期患者经积极治疗母胎状况无改善或者病情持续进展,终止妊娠是唯一的、有效的治疗措施。但患者一直在拒绝治疗,此教材可佐证当时我院治疗是正确的。

被上诉人和静县人民医院质证意见:不发表意见。被上诉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人民医院质证意见:主要针对第一上诉人进行答辩质证,因此不对妇幼院提交的证据发表意见。

本院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以及证明的问题均予以确认。

本院对一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是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在审理过程中依原审原告艾日登草力申请,对被上诉人和静县妇幼保健院与患者山其米克做医疗事故鉴定,新疆医学会于20161011日做出新医会鉴2016-46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结论为:本病例属于一级甲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轻微责任。一审法院根据以上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鉴定结论判决上诉人和静县妇幼保健院赔偿上诉人各项经济损失的10%,并无不当。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对上诉人发生的各项经济损失的认定符合实际情况,上诉人和静县妇幼保健院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艾日登草力二审上诉期间,经本院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院按撤回上诉处理。综上所述,上诉人和静县妇幼保健院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690.25元(上诉人和静县妇幼保健院预交1388.25元),由上诉人和静县妇幼保健院负担。上诉人艾日登草力预交案件受理费7302元,减半收取3651元,由上诉人艾日登草力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审判员   

审判员 敖登高娃

 

二〇一八年九月七日

书记员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