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文书 >> 文章正文
刘春艳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2018)京02民终8006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永义,男,19501211日出生,汉族,退休职工,住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鸿艳,女,1953326日出生,汉族,退休职工,住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灿艳,女,1955617日出生,汉族,退休职工,住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丽艳,女,1959829日出生,汉族,退休职工,住辽宁省沈阳市皇姑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春艳,女,1962515日出生,汉族,退休职工,住辽宁省沈阳市。

上诉人(原审原告)兼上诉人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赵从毅,男,194434日出生,汉族,安徽工业大学退休教师,住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赵研,男,1973310日出生,汉族,上海宝信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员工,住上海市浦东新区。

上诉人(原审原告):赵璐,女,197816日出生,汉族,上海晓雪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员工,住安徽省马鞍山市花山区。

上诉人赵从毅、赵研、赵璐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吴俊,北京市国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赵从毅、赵研、赵璐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王赛男,北京市国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天坛普华医院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天坛南里12号。

法定代表人:蔡汉材,董事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俞强,男,北京天坛普华医院有限公司工作人员。

委托诉讼代理人:卓小勤,男,北京天坛普华医院有限公司法律顾问。

上诉人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与上诉人北京天坛普华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坛普华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1民初696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8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本案已审理终结。

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上诉请求:1.改判天坛普华医院赔偿我们医疗费458506.9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600元、营养费1800元、交通费600元、死亡赔偿金801850元、丧葬费46236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以上共计1512592.95元;2.本案所有诉讼费用由天坛普华医院承担。事实和理由:1.我们对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意见持有异议:天坛普华医院为患者所行手术存在诸多过错,对天坛普华医院使用甲氨蝶呤的行为没有作出评价,导致我方权利受到损害;鉴定意见认定天坛普华医院两次使用甲氨蝶呤不规范,我们认为鉴定意见未能将天坛普华医院在使用甲氨蝶呤过程中整体过错予以判断并作出科学意见,对我们利益造成严重损害;天坛普华医院存在伪造隐匿病历等行为,影响对天坛普华医院诊疗行为的客观评价;天坛普华医院应当承担完全责任,从整个的诊疗过程看,患者的死亡原因是由于骨髓抑制导致肺部感染,与患者的原发肿瘤没有直接关系,天坛普华医院对于患者死亡的后果应该是百分之百的责任。2.鉴定程序未能遵守公正性原则。鉴定人出庭质询时提出诸多全新论点和说法,造成我们无法就这些论点和说法进行质询,严重扰乱了我们的诉讼实体利益和合法权益。3.鉴定机构存在虚假鉴定行为,没有客观反映医院的诊疗行为,违背了鉴定意见的真实性和公正性。4.我们要求重新鉴定,进一步明确天坛普华医院的责任情况。5.天坛医院应对因其诊疗过程中的过错造成患者死亡的损害后果承担100%的责任。6.关于医疗费,我们请求按照发生的所有费用全额予以赔偿,一审法院按照扣除医保费用支付部分进行判决,明显不当,违反了社会保险法的规定,医疗费部分应当由院方全额进行赔偿。7.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数额有失公允。

天坛普华医院辩称,我院同意患方关于重新鉴定的上诉意见,一审程序中我们申请重新鉴定,法院未予准许,庭审结束后申请鉴定人出庭也未被允许。我院不同意患方其他上诉请求,请求法院驳回患方上诉请求。1.我院所行手术符合诊疗规范,手术具备适应症。患者的感染并非手术造成,患者死亡是因为肺部感染,与手术没有关系。我院对甲氨蝶呤的使用完全符合药品说明书的剂量,不存在超剂量使用,不存在需要检测血氧浓度的问题。患者肿瘤本身就可以造成骨髓抑制,我院用药方面不存在过错。患者腹部肿块并非感染,尸体解剖不支持包块感染,尸检报告主要提到了肺部感染,这种感染与肿瘤的治疗存在矛盾。腹部包块一般都是包裹性质,不会扩散,主管医生以其检查到包块的时间进行描述,病历中记载的时间不一致是可以理解的。患者所患疾病的死亡率非常高,已经脑转移。患者死亡是多因素的,与其自身肿瘤有很大关系,即便是骨髓抑制也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〇六医院(以下简称三〇六医院)的不当用药有直接关系。患者是在三〇六医院去世的,三〇六医院对患者所用药物与患者的死亡也是有原因力的。

天坛普华医院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的全部诉讼请求。事实和理由:1.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患者系转到三〇六医院后去世,如果认为我院使用甲氨蝶呤导致患者死亡,那三〇六医院使用相关药物的责任不能排除。假设我院承担责任,三〇六医院亦是共同侵权。尸检报告认定患者的死因系晚期肺癌基础上因骨髓抑制肺部感染引起败血症,不是因为腹部包块引起败血症。一审法院未调查三〇六医院的责任。2.关于我院的损害责任的问题。鉴定人已经排除我院医疗行为系造成患者死亡的原因,鉴定人没有完成委托事项,应进一步查明三〇六医院的责任。3.关于腹部包块。患者于201541日在我院接受分流术,主管医生、医生和护士在观察到包块后进行记录,记录的时间不一样是正常的,一审法院认定存在三种不同记载就认为记载不真实,说明法官缺乏临床基本知识,这种情况下进行补充鉴定,把我院承担的轻微责任重新定位为对等责任,但却没有确定腹部包块是感染灶。从尸检报告来看,患者的感染源不在腹部包块,如果是腹部包块感染造成的,包块必然会出现脓肿,感染部位位于远离腹部包块的肺部,而且只是假设,未被证实,以此加重我院责任等级,判决我院承担对等责任属于严重的事实不清,而且违反侵权损害责任的原则。4.一审程序错误。法院有责任依法追加三〇六医院为本案当事人。三〇六医院对患者的死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法院没有追加三〇六医院为第三人属于严重违反程序。5.本案完全符合重新鉴定的法定情形。一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没有依法委托重新鉴定,属于程序违法。6.根据三〇六医院的临时医嘱,三〇六医院对患者使用禁忌药品,造成患者死亡,一审法院征求患方的意见,患方拒绝追加三〇六医院为本案共同被告,一审法院应当查明三〇六医院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以及与患者死亡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在此基础上应该向患方释明拒绝追加三〇六医院为本案被告的法律后果。7.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未适用重新鉴定、共同侵权、追加第三人等相关法律条款。

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辩称,关于三〇六医院的问题,司法解释指的是确定的侵权人,患者可能就诊多家医院,而多家医院在没有鉴定结论的情况下不能称为侵权人,所以不是共同侵权的问题。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证据证明三〇六医院对患者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以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关于医院的损害责任问题,最后一份鉴定意见认为天坛普华医院应当承担同等责任,应该以书面鉴定意见为准。关于腹部包块和感染休克的问题,在存在感染的情况下是否能够化疗是很重要的问题。患者的腹部包块有可能影响其肺部情况,病历中对包块进行记录,但一直没有诊断,尸检报告不会对细微的局部都做记录,该份尸检报告的核心是反映患者肺部情况,不能简单的用尸检报告去反推患者是否存在感染或化脓。包块在客观上是不能存在的,包块对整个诊疗过程有影响。关于重新鉴定,病历中存在三处不同记录,我们也申请对电子病历进行鉴定。

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要求天坛普华医院赔偿:1.医疗费458506.95元;2.住院伙食补助费3600元;3.营养费3600元;4.交通费8990.5元;5.住宿费299元;6.死亡赔偿金801850元;7.丧葬费46236元;8.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9.尸检费200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原本案原告刘玉国系患者刘芳艳之父,赵从毅与刘芳艳系夫妻关系,赵研、赵璐系赵从毅与刘芳艳之子女。刘芳艳于201551日去世,生前为非农业家庭户。诉讼中,刘玉国于20171127日去世,本案中止审理。刘玉国之法定继承人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申请作为本案共同原告参加诉讼,法院予以准许。

2015326日,患者刘芳艳因主诉“发现肺癌多发转移51个月,肢体无力加重1个月”至天坛普华医院住院治疗,初步诊断:1.转移性左肺腺癌、脑转移癌(颞顶,右)、腰椎转移(L4);2.交通性脑积水;3.右肾囊肿。327日,天坛普华医院为患者行“腰大池腹腔分流术+Ommaya囊植入术”428日,患者家属要求出院,转往外院进行治疗。同日,患者至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〇六医院住院,后于51日临床死亡。死亡诊断:1.肺腺癌伴多发转移1.1脑转移瘤1.2腰椎转移瘤2.肺部感染2.1.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2.2.感染中毒性休克;3.骨髓抑制3.1.轻度贫血3.2.粒细胞缺乏症3.3血小板减少症;4.低蛋白血症;5.双侧胸腔积液;6.腹腔积液。经北京市尸检中心鉴定,患者刘芳艳为晚期肺癌患者,在肺癌脑转移基础上出现肺部感染同时伴骨髓抑制,引起败血症,最终因感染中毒休克而死亡。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垫付尸检费20000元。

诉讼中,经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申请,法院委托北京天平司法鉴定中心对天坛普华医院对患者刘芳艳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过错与刘芳艳的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过错程度进行鉴定。该机构于2017519日作出鉴定意见,对委托事项评估如下:1.2015326日,被鉴定人刘芳艳主因“发现肺癌多发转移51个月,肢体无力加重1个月”入住北京天坛普华医院。入院后结合相关检查初步诊断为转移性左肺腺癌,脑转移癌(颞顶,右)等,结合2015317MRI检查提示增强后侧颞叶及顶叶异常强化改变,考虑转移瘤,脑室扩大伴室旁水肿;2015330日脑脊液涂片中可见肿瘤细胞。医方于201541日全麻下行“腰大池腹腔分流术+Ommaya囊植入术”,手术无明显禁忌症,术前医患双方签字确认了“手术前知情谈话及签字书“,医方尽到了必要告知义务。2.通阅现有医疗材料,被鉴定人术后于2015413日行超声检查提示切口末端皮下包块-性质待定。但医方并未确诊包块性质,腹部切口感染不除外。2015416日医方诊断为腹膜炎,感染为腹腔分流术的并发症,医方予抗炎对症治疗,术前知情谈话已告知术后可能出现感染。3.2015410日,医方为被鉴定人行化疗泵治疗,分别注射甲氨蝶呤12mg,地塞米松5mg,阿糖胞苷36mg。甲氨蝶呤不良反应为骨髓抑制,骨髓抑制主要引起白细胞和血小板减少,医方在49日行鞘内注射告知时未明确告知甲氨蝶呤可能引起骨髓抑制。被鉴定人于412日出现发热症状,体温最高37.8°C,血常规检验示白细胞、血小板计数减低,提示骨髓抑制。针对该患者,感染、药物等均可能引起骨髓抑制,后经尸体解剖检验证实被鉴定人存在骨髓抑制,因此,被鉴定人出现骨髓抑制不除外为甲氨蝶呤所致。4.被鉴定人刘芳艳于201555日经尸体解剖结论为晚期肺癌患者,在肺癌脑转移基础上出现肺部感染同时伴骨髓抑制,引起败血症,最终因感染中毒休克而死亡。通阅现有鉴定材料,被鉴定人死亡原因符合尸检结论。综上,北京天坛普华医院对被鉴定人刘芳艳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失,与被鉴定人损害后果间存在因果关系,起次要作用。鉴定费18000元由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垫付。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对鉴定意见不予认可,并申请鉴定人出庭质询。北京天平司法鉴定中心于201773日派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主要答复意见如下:1.现有医疗规范没有明确指出Ommaya囊植入术有禁忌症,植入是为了下一步化疗做准备;2.根据谈话及告知书,院方已经尽到了提前告知义务,而且根据患者的病情,不能用保守治疗,非手术治疗方案并不是替代性方案;3.医方对患者腹部包块发现的最早时间在病程记录中是2016413日,在护理记录中是2016412日;4.患者发生腹膜炎的原因是医方未及时查找原因,未及时确定包块性质;5.医方的两次化疗均不规范,尤其是患者在第二次化疗之前出现体温升高,但医方未就甲氨蝶呤的不良反应向患者告知,属于过失;6.医方使用甲氨蝶呤的剂量不属于大剂量范围;7.根据尸检鉴定意见,患者为晚期肺癌,存在脑转移并且有肺部感染,医方存在一项过错,故认定为次要责任。质询当日,就医方发现患者腹部包块的时间,天坛普华医院未能予以明确说明。质询后,法院再次审阅病历,认定天坛普华医院提交的住院病历记载存在矛盾之处,其2015-04-2210:20的会诊记录记载“入院后于201541日行‘腰大池腹腔分流术’,术后第8天患者出现发热、腹部包块、腹膜炎体征”,结合此部分病历记载及天坛普华医院的庭审陈述,可推定医方发现患者腹部包块的时间为49日;但其2015-04-1311:09韩小弟主任医师查房记录记载“腹部脐右侧手术切口下方可触及一大小约4cm*5cm肿块”;其2015-04-1213:00一般护理记录单中记载“患者腹部伤口皮肤下有一3*8cm包块,主诉疼痛,通知张洪俊医生,遵医嘱继续观察”。综上,该病历中对患者刘芳艳腹部包块的出现时间存在三种不同记载,而医方未能对此进行合理解释,故应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2017727日,法院出具补充委托鉴定函,委托北京天平司法鉴定中心对天坛普华医院对患者刘芳艳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过错与患者刘芳艳的死亡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责任程度进行鉴定。对患者腹部包块出现的时间,应以不利于医方的情形进行鉴定。20171019日,北京天平司法鉴定中心出具鉴定意见书,认为通阅现有医疗材料,结合人民法院确定的新发现的事实情况,医方发现被鉴定人腹部包块的时间为201549日,并且被鉴定人术后于2015413日行超声检查提示切口末端下包块-性质待定。但医方均未确诊包块性质,腹部切口感染不除外。2015416日医方诊断为腹膜炎,感染为腹腔分流术的并发症,医方予抗炎对症治疗,术前知情谈话已告知术后可能出现感染。医方于201549日发现被鉴定人腹部存在包块,而未寻找原因,也未明确包块性质,不除外存在感染可能,医方仍在2015410日为被鉴定人行化疗泵治疗,分别注射甲氨蝶呤12mg,地塞米松5mg,阿糖胞苷36mg,存在过失。综上,北京天坛普华医院对被鉴定人刘芳艳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失,与被鉴定人死亡后果间存在因果关系,起同等作用。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对鉴定意见仍不认可,并申请鉴定人出庭质询。北京天平司法鉴定中心于20171213日派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主要答复意见如下:1.“无明显禁忌症”和“无禁忌症”仅为鉴定人的表述问题,两者并无本质上的区别,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所述的专家共识中列举的手术方式已经超出了分流术,故不适用于本案的禁忌症;2.患者不仅要治疗交通性脑积水,还要治疗原发病症癌症,故天坛普华医院为患者进行的手术是一举两得的,不存在替代及保守治疗方案;3.对于分流术的并发症与处理,在颅内感染明确时需要取出分流装置并选用合适的抗生素,并非腹部感染。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垫付鉴定人出庭费共4000元。天坛普华医院对鉴定意见亦不认可,并申请重新鉴定,并于庭后补充提交申请鉴定人出庭函。

就诉讼请求,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提交患者在天坛普华医院及三〇六医院的病历资料、住院费票据及明细、马鞍山市基本医疗保险医疗费用核报单、北京急救中心医疗费收据及明细、交通费票据、住宿费票据等证据。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的人身权受法律保护。根据法律的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根据司法鉴定意见,天坛普华医院在对患者刘芳艳的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错,刘芳艳的死亡与天坛普华医院的医疗行为存在因果关系,鉴定人建议天坛普华医院承担同等责任。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认为鉴定意见结论有误,证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天坛普华医院申请重新鉴定的理由不符合相关规定,法院亦不予准许。因天坛普华医院未在法院指定的期限内申请鉴定人出庭,故法院对其补充提交的申请不予准许。综上,法院根据实际案情确定天坛普华医院承担50%的赔偿责任,对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因此受到的损失,天坛普华医院在责任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对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的各项诉请,法院认定如下:1.医疗费:法本院计算,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经报销后的支出费用为247095.7元,法院对该部分费用予以支持;2.住院伙食补助费: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主张3600元数额合理,法院予以支持;3.营养费: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主张的标准过高,法院依住院期间每日50元为标准,计算为1800元;4.交通费: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提交的火车票均非患者本人使用,与本案无关,法院考虑患者来京治疗等情形酌定为600元;5.住宿费:因该项费用不是患者本人支出,法院不予支持;6.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主张数额合理,法院予以支持;7.精神损害抚慰金:患者刘芳艳在治疗后死亡,天坛普华医院对此存在过错应予赔偿,法院结合天坛普华医院的过错程度及患者家属实际所遭受到的精神痛苦等因素酌情确定数额为50000元;8.尸检费: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提交了票据,法院予以支持。据此,一审法院于201712月判决:一、北京天坛普华医院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十日内赔偿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医疗费123547.8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00元、营养费900元、交通费300元、死亡赔偿金400925元、丧葬费23118元、尸检费20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合计620590.85元;二、驳回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的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二审审理过程中,双方当事人均未就本案事实提交新的证据。

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认可其主张的医疗费458506.95元系未经报销的全部医疗费用,经过医保报销后,其自付部分为247095.7元。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对于一审法院计算的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交通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的数额均没有异议,仅是对赔偿比例有异议,认为天坛普华医院应当按照100%的比例承担责任。天坛普华医院对于一审法院计算的各项损失的具体数额亦不持异议,但主张医院没有过错,不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经审理查明,一审法院查明的其他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当事人可以就查明事实的专门性问题向人民法院申请鉴定。人民法院委托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当事人没有足以反驳的相反证据和理由的,可以认定其证明力。

本案中,根据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的申请,一审法院委托北京天平司法鉴定中心对天坛普华医院对患者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过错与患者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过错程度进行鉴定。北京天平司法鉴定中心受理法院委托后,依法进行鉴定并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天坛普华医院对患者诊疗过程中存在医疗过失,与患者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起同等作用。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对鉴定意见不予认可,申请鉴定人出庭接受质询。天坛普华医院对鉴定意见亦不予认可,但未在法院指定的期限内申请鉴定人出庭。鉴定人出庭就院方为患者所行手术是否存在禁忌症、院方是否尽到必要告知义务、确定院方责任比例的依据、院方为患者进行化疗用药是否适量以及用药是否存在禁忌症等问题进行了答复。本院对此认为,虽然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对鉴定意见书提出异议,但鉴定人针对其异议均给予了相对合理的解释和答复,在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与天坛普华医院均未提交确实充分的证据推翻鉴定意见书的情况下,本院对鉴定意见书的证明力予以认定,对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和天坛普华医院要求重新鉴定的申请均不予准许。因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在一审中已经确认鉴定检材的有效性,现又以鉴定检材存在伪造或篡改为由要求对天坛普华医院电子病历的真实性进行鉴定,在本院确认鉴定意见书合法有效的情况下,该鉴定申请对于待证事实无实际意义,本院对其该项申请亦不予准许。综上,鉴定意见书合法有效,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一审法院根据鉴定意见书及鉴定人出庭质询的意见,酌定天坛普华医院的责任比例为50%,无明显不当,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主张的各项经济损失的具体赔偿数额。关于医疗费,侵权赔偿以填平损失为基本原则,一审法院以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经过报销后自付部分作为赔偿基数,是正确的,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主张以报销之前的全部医疗费用作为赔偿基数,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因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与天坛普华医院对一审判决确定的住院伙食补助费3600元、营养费1800元、交通费600元、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的具体数额均无异议,仅是对赔偿比例有异议,故本院对一审判决计算的上述各项费用依法予以确认。上述确定的各项费用,天坛普华医院应当按照50%的比例予以赔偿。尸检费系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的合理支出,一审判决该项费用由天坛普华医院赔偿亦无不当。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一审法院综合考虑天坛普华医院的过错程度以及由此给患者家属造成的精神痛苦等因素,酌情确定为50000元,未明显高于通常标准,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三〇六医院是否应当在本案中承担责任的问题。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并未在本案中向三〇六医院主张责任,而根据鉴定意见书,鉴定人已经审阅了患者在三〇六医院的所有病历材料,在此基础上,鉴定人根据患方诉求,仅针对天坛普华医院的医疗过失与患者损害后果是否存在因果关系以及责任程度作出鉴定意见,并无不当,至于三〇六医院是否承担责任,取决于患方是否对三〇六医院提出诉求并提供证据证明三〇六医院侵权事实成立,但三〇六医院是否对患者死亡承担责任并不影响天坛普华医院对患者所应承担的侵权责任。一审法院根据患方诉请以及鉴定意见,仅就天坛普华医院应当承担的责任作出判决并无不当。天坛普华医院关于三〇六医院构成共同侵权、本案未追加三〇六医院为第三人属于程序违法等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与天坛普华医院的上诉请求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8419元,由刘永义、刘鸿艳、刘灿艳、刘丽艳、刘春艳、赵从毅、赵研、赵璐负担18413元(已交纳),由天坛普华医院负担10006元(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审判员  

审判员 刘慧慧

 

二〇一八年九月三日

书记员 孙春玮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