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法律文书 >> 文章正文
金艳伟诉吉林市骨伤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吉林省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8)吉02民终1943

上诉人(原审原告):金艳伟,,1962831日出生,汉族,住龙潭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项一,吉林松花江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吉林市骨伤医院,住所地吉林市昌邑区天津街***号。

法定代表人:孙建国,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志明,男,该院医生。

委托诉讼代理人:石修栾,吉林市孤店子镇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上诉人金艳伟因与被上诉人吉林市骨伤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法院(2018)吉0202民初33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86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金艳伟上诉请求:一、撤销一审判决,并依法改判支持金艳伟的诉讼请求;二、诉讼费用由吉林市骨伤医院承担。事实与理由:一、原审法院将金艳伟遭受的交通事故接受的赔偿与吉林市骨伤医院诊疗过错的赔偿相混淆并作出判决为适用法律错误。金艳伟与交通事故肇事方于庆恩自愿达成一致的和解协议,并共同申请吉林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调解,吉林仲裁委员会以双方达成的和解协议作出(2017)吉仲交调字第110号调解书,于庆恩也依照和解协议及调解书对金艳伟进行了赔偿。但该赔偿是基于于庆恩为免于刑事责任,获取金艳伟谅解为目的所作出,并没有分项,也没有列明各赔偿项目具体数额。于庆恩在赔偿后,也被检察机关免于起诉。而金艳伟要求吉林市骨伤医院进行赔偿的事实依据是金艳伟在受伤后到吉林市骨伤医院进行治疗,吉林市骨伤医院因自身过错导致金艳伟骨折处长期不愈及双下肢不等长,并非是“多因一果”,金艳伟现有症状与交通事故并没有任何的关系。二、金艳伟在收到鉴定意见书后,对鉴定结论提出了异议,也提出相应证据(吉林市中心医院门诊检查报告),能够证明鉴定查体时对双下肢的测量并不准确,鉴定意见书中并没有对吉林市骨伤医院能否进行人工髋关节置换术翻修术的问题以及对金艳伟骨折处长期不愈是否构成伤残等相关内容的论述,遗漏鉴定内容,但原审法院并未重新鉴定,也没有补充鉴定,并依据该鉴定直接作出判决,因此,金艳伟认为原审法院在程序上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十七条的规定,故金艳伟请求二审法院重新进行鉴定。

吉林市骨伤医院答辩称,一、金艳伟所述与事实不符。1.金艳伟因交通事故受伤入院治疗,交警部门认定于庆恩承担事故全部责任。金艳伟与于庆恩自愿达成和解协议并由仲裁部门作出调解书:于庆恩赔偿金艳伟医疗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后续治疗费、伤残赔偿金等其他费用共计人民币45万元。本案中金艳伟主张的医疗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交通费等费用,已经过仲裁调解书得到了赔偿,且未超出仲裁调解的数额。金艳伟本次诉讼主张的赔偿项目属于重复索要,不应因同一损害结果获得双倍赔偿,故对其上诉请求依法不应予以支持。2.上诉状中第二项与事实不符,也没有法律依据。司法鉴定意见没有鉴定程序违法或者鉴定事项违法,该鉴定结论也没有任何理由重新鉴定,按照《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八条的规定,如对鉴定意见有异议的,可申请鉴定人出庭作证,到法庭接受双方当事人及人民法院的质询。并且本案的鉴定申请是由金艳伟作为申请人提出的,不存在遗漏鉴定项目问题。该鉴定书按照合法的规定和有效的程序鉴定并送达,金艳伟提出鉴定中有遗漏与事实不符。一审法院公正审理本案,程序合法。综上所述,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裁判程序正当,请求二审人民法院驳回金艳伟的上诉,维持原判。

金艳伟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一、请求判令吉林市骨伤医院赔偿金艳伟医疗费150097.98(包含聘请吉林大学中日联谊医院副主任医师吴丹凯5000元、主任医师王金成10000)、护理费2400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100元、交通费500元、误工费74013.74元、残疾赔偿金106121.68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鉴定费5000元,合计387834.4;二、本案诉讼费用由吉林市骨伤医院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830日,于庆恩醉酒后驾驶×××号小客车沿遵义路由东向西行至中国石油加油站附近时,与前方同方向骑自行车人杨艳军相撞后,车辆侵入道路左侧,与沿遵义路由西向东行至此处的金艳伟驾驶的×××号残疾人专用车相撞,事故造成三车车损及杨艳军、金艳伟受伤。金艳伟当日前往吉林市骨伤医院住院治疗181天,被诊断为:左侧髋关节置换术后假体周围骨折。20161013日吉林市公安局交通管理支队龙潭大队作出龙公交认字(2016)第16027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于庆恩承担本起事故的全部责任,杨艳军不承担本起事故的责任,金艳伟不承担本起事故的责任。2017222日,吉林仲裁委员会作出(2017)吉仲交调字第110号调解书,其中双方协议:于庆恩赔偿金艳伟医疗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后续治疗费、伤残赔偿金等其他费用,共计人民币450000元,由于庆恩于2017222日一次性向金艳伟付清。一审庭审中,经金艳伟申请法院委托吉林博信司法鉴定中心对吉林市骨伤医院对金艳伟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吉林市骨伤医院的医疗行为与金艳伟左股骨干骨折部位长期不愈合及双下肢不等长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参与度、金艳伟的伤残等级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吉林市骨伤医院对金艳伟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金艳伟左股骨干骨折部位长期不愈合、左下肢短缩与吉林市骨伤医院的过错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参与度为同等作用;金艳伟构成十级伤残。金艳伟花费鉴定费5000元。

一审法院认为,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相应的损失。本案所涉交通事故发生后,交警部门认定于庆恩负事故的全部责任,且于庆恩与金艳伟已经达成调解协议:于庆恩赔偿金艳伟医疗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后续治疗费、伤残赔偿金等其他费用,共计人民币450000元。因此,对于金艳伟在本案中主张的医疗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交通费等费用,因已经在(2017)吉仲交调字第110号仲裁调解书中得到赔偿,且未超出仲裁调解数额,故不予支持。关于鉴定费5000元,此款系鉴定吉林市骨伤医院医疗过错、参与度、金艳伟伤残等级的费用支出,结合鉴定意见书,鉴定费应由骨伤医院承担。

一审判决主文:一、吉林市骨伤医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金艳伟鉴定费5000元;二、驳回金艳伟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170元,由金艳伟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金艳伟围绕上诉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质证。

证据一、金艳伟与案外人于庆恩2017222日签订的和解协议书(复印件),证明于庆恩与金艳伟之间达成和解协议是基于自愿,是针对交通事故所产生的相应费用进行的和解,同时双方在和解书上并没有列明各项赔偿费用的具体赔偿数额;

证据二、吉化总医院出具的放射科检查报告单一份(复印件),2016830日,检查部位股骨,并没有拍摄上诉人小腿的部位,该证据证明吉林市骨伤医院在对金艳伟的诊疗活动中存在着漏诊及延误治疗的情况,相关病例也系伪造;

证据三、金艳伟在吉林市中心医院康复科拍摄的测量腿部长度照片3张(打印件),证明金艳伟双下肢长度相差4公分以上,原审庭审所采用的鉴定结论与客观事实不符。鉴定机构进行的测量并不准确。

吉林市骨伤医院质证,对证据一真实性无异议,证明问题有异议,和解协议是在交警部门的调解下双方达成一致意见的,常理可知赔偿项目至少包含医疗费、护理费、伙食费等简单的项目,所以45万元当中一定会有相关的赔偿项目,故金艳伟所述与事实不符;证据二真实性、证明问题有异议,该份报告单没有公章,只是一份复印件,且一审鉴定意见书中已经有相关结论,该证据不应予以采纳;证据三、照片真实性、证明问题有异议,该照片只体现了金艳伟的下身,不能完全确定双肢不等长的情况,应当从腰部以下全方位拍照,不能证明金艳伟所述的事实。

本院经审查认为,吉林市骨伤医院对证据一真实性无异议,对该证据真实性予以确认。证据二、证据三系针对鉴定结论提交,庭审后金艳伟已经明确表示认可吉林博信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故对上述两个证据不予评判。

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吉林市骨伤医院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的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吉林博信司法鉴定中心对吉林市骨伤医院对金艳伟的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吉林市骨伤医院的医疗行为与金艳伟左股骨干骨折部位长期不愈合及双下肢不等长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参与度、金艳伟的伤残等级进行鉴定,鉴定意见为:吉林市骨伤医院对金艳伟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金艳伟左股骨干骨折部位长期不愈合、左下肢短缩与吉林市骨伤医院的过错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参与度为同等作用;金艳伟构成十级伤残。故吉林市骨伤医院应承担因其医疗行为的过错给金艳伟造成的相应损失。关于于庆恩与金艳伟达成调解协议的问题,因调解协议中并没有明确每个项目具体的赔偿数额,且达成调解协议是于庆恩与金艳伟之间形成的法律关系,吉林市骨伤医院不能因此免除因其过错给金艳伟造成损失的赔偿义务。

关于吉林市骨伤医院赔偿数额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规定:“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损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等为治疗和康复支出的合理费用,以及因误工减少的收入。造成残疾的,还应当赔偿残疾生活辅助具和残疾赔偿金。造成死亡的,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本案中,因吉林博信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认定金艳伟左股骨干骨折部位长期不愈合、左下肢短缩与吉林市骨伤医院的过错之间因果关系参与度为同等作用,金艳伟构成十级伤残,且吉林市骨伤医院对金艳伟诉请项目的赔偿标准均无异议,故其应赔偿金艳伟各项损失161886.78元。具体项目如下:医疗费及出诊费150097.98元、护理费24001[125.66/天×(181+10天)]、住院伙食补助费18100元(100/天×181天)、误工费74013.74元(125.66/天×589天)、残疾赔偿金53060.84元(26530.42/年×20年×10%),交通费500元,以上项目合计319773.56元的50%159886.78元。另精神损害抚慰金本院酌情支持2000元。

综上所述,金艳伟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法院(2018)吉0202民初335号民事判决第一项;

二、撤销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法院(2018)吉0202民初335号民事判决第二项;

三、吉林市骨伤医院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金艳伟各项损失161886.78元;

四、驳回金艳伟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吉林市骨伤医院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2170元,由上诉人金艳伟负担1265元,由被上诉人吉林市骨伤医院负担90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7193元,由上诉人金艳伟负担4194元,由被上诉人吉林市骨伤医院负担2999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赵春梅

代理审判员  付婷婷

代理审判员   

 

二〇一八年九月三日

代理书记员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