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精选 >> 文章正文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与李伟生等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上诉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粤01民终10650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
  法定代表人:宋尔卫,该单位院长。
  委托代理人:王传彪,广东纵横天正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曾钢,系该医院医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伟生。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姚美银。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黄伟君。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思朗。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思俊。
  被上诉人李思朗、李思俊的法定监护人:黄伟君,系两人的母亲。
  以上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潘元君,广东永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以上被上诉人的共同委托代理人:潘奇伟,广东永通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以下简称孙逸仙医院)因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6)粤0104民初25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李某与黄伟君是夫妻关系,两人共生育两个子女分别是儿子李思朗和李思俊。李某的父亲为李伟生(1949年10月16日出生),母亲为姚美银(1954年1月21日出生),两人生育两儿子分别是李某和李炳枢。
  2013年01月26日13时12分,徐某某驾驶粤A×××××号小型普通客车遇李某驾驶无号牌二轮摩托车由东往西驶至,结果小客车车头左侧与摩托车车头发生碰撞,造成李某受伤及两车损坏的交通事故。李某于2013年1月26日入孙逸仙医院住院治疗,此后于2013年3月25日死亡。根据孙逸仙医院病历材料对李某的诊疗经过记载如下:
  一、李某于2013年1月26日19时26分入院,主诉:车祸后头面部肿胀、流血并呼之不应7小时,其病史:患者于7小时发生车祸后即送孙逸仙医院南院急诊就诊,查CT示颅内未见明显异常,颅骨无骨折;左侧额部及眼睑皮肤软组织挫伤;下颌骨颏骨折;右侧肩胛骨骨折;上腹部无异常;X片示左侧胫骨平台局部隐匿性骨折可能;给予放置口咽通气管、颈托固定及左下肢夹板固定后送神经外科进一步治疗。患者自患病以来无呕吐,无大小便失禁。专科检查:全身多处皮肤擦伤,放置口咽通气管、颈托固定及左下肢夹板固定,昏迷状,烦躁不安、呼呼可睁眼,刺痛躲避,不能言语出声,GCS评分7分,双侧瞳孔左:右=2.5:4mm,直接、间接对光反射迟钝。入院诊断:1.急性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弥漫性轴索损伤,右侧视神经损伤?2.下颌骨颏骨折,右侧肩胛骨骨折,左侧胫骨平台局部隐匿性骨折;3.双下肺挫伤;4.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病程记录记载:1、2013年1月27日10:16:副教授首次上级查房记录:今日查房:患者昏迷状,低热,无肢体抽搐,无呕吐。查体:体温37.2℃,血压125/83mmHg,昏迷状,GCS评分7分,双侧瞳孔不等大,右侧约3mm,对光反射迟钝,左侧约1.5mm,对光反射消失。肢体肌力、肌张力基本正常。颜面部多发软组织挫裂伤,左侧眼睑可见缝线缝合。左额及右下颜面部可见敷料覆盖,敷料干洁。双侧鼻腔可见血凝块。口腔内可见少许血性痰液。双侧babinski征阳性,颈硬。2013年1月26日CT示:头颅CT平扫颅内未见明确异常,颅骨未见明确骨折征象。左侧额部及眼睑皮肤软组织挫裂伤。颈椎未见明确骨折征象。下颌骨颏骨折,断端错位,周围少量积气。双肺下叶后基底段少许渗出性××。右侧肩胛骨骨折。上腹CT平扫未见明确异常。副教授查房后指示:患者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后,现患者昏迷,头颅CT未见明显异常,考虑为弥漫性轴索损伤。尽早复查头颅MR明确颅内病变情况。继续予营养神经、预防感染、改善循环、预防并发症等处理。2、2013年1月28日10:21:患者昏迷状,低热,无肢体抽搐,无呕吐。查体:体温37.3℃,血压128/87mmhg,昏迷状,GCS评分7分。双侧瞳孔不等大,右侧约3mm,对光反射迟钝,左侧约1.5mm,对光放射消失。颜面部多发软组织多发软组织挫裂伤,左侧眼睑可见缝线缝合。左额及右下颜面部可见敷料覆盖,敷料干洁。双侧鼻腔内可见血凝块。口腔内可见少许血性痰液。双侧babinski征阳性,颈硬。继续予营养神经、预防感染、改善循环、营养支持,预防并发症等处理。3、2013年1月29日11:23:患者昏迷状,低热。查体:生命体征平稳,昏迷状,GCS评分7分,ElV2M4,刺痛可发声,肢体刺痛可躲避。双侧瞳孔不等大,右侧约3mm,对光反射灵敏,左侧约1.5mm,对光反射消失。颜面部多发软组织挫裂伤,左侧眼睑可见缝线缝合。左额及右下颜面部可见敷料覆盖,敷料干洁。双侧鼻腔可见血凝块。口腔内可见少许血性痰液。双侧babinski征阳性,颈硬。继续予营养神经、预防感染、改善循环、营养支持,预防并发症等处理。4、2013年1月30日10:59:患者昏迷状。查体:生命体征平稳,昏迷状,GCS评分7分,EIV2M4,刺痛可发声,肢体刺痛可躲避。双侧瞳孔不等大,右侧约3mm,对光反射灵敏,左侧约1.5mm,对光反射灵敏。双上肢因患者束缚带固定未测。颜面部多发软组织挫裂伤,左侧眼睑可见缝线缝合。左额及右下颜面部可见敷料覆盖,敷料干洁。双侧鼻腔内可见血凝块。口腔内可见少许血性痰液。双侧babinski征阳性,颈硬。继续予营养神经、预防感染、改善循环、营养支持,预防并发症等处理。今日予换药处理。5、2013年1月31日10:39,今日查房:患者昏迷状。查体:生命体征平稳,昏迷状,GCS评分7分,E1V2M4,刺痛可发声,肢体刺痛可躲避。双侧瞳孔不等大,右侧约3ram,对光反射灵敏,左侧约1.5mm,对光反射灵敏。双上肢因患者束缚带固定未测,双侧额纹、鼻唇沟基本对称,嘴角居中。颜面部多发软组织挫裂伤,左侧眼睑可见缝线缝合。左额及右下颜面部可见敷料覆盖,敷料干洁。双侧鼻腔可见血凝块。口腔内可见少许血性痰液。左侧膝盖、左下肢伤口,阴茎予多爱肤覆盖,双侧babinski征阳性,颈硬。积血予营养神经、预防感染、改善循环、营养支持、预防并发症等处理。6、2013年2月1日17:19:患者能自动睁眼,不能言语,仅能发声,可简单遵医嘱。查体:生命体征平稳,可简单遵医嘱。双侧瞳孔不等大,右侧约3mm,对光反射灵敏,左侧约2.5mm,对光反射灵敏,双侧babinski征阳性,颈硬。阴茎表皮裂开,露出皮下组织,裂口约3cm,未见明显感染。继续予营养神经、预防感染、改善循环、营养支持、预防并发症等处理。请泌尿外科医生会诊,协同诊治阴茎伤口。7、2013年2月2日16:27:患者能自动睁眼,不能言语,仅能发声,可简单遵医嘱。阴茎裂口已予可吸收缝线缝合。8、2013年2月5日09:20:患者病情烦躁,能自动睁眼,能简单应答,可简单遵医嘱。左额、右下颜面部、左侧膝盖、左下肢伤口愈合良好,无渗血渗液,阴茎裂口愈合良好,无渗血渗液。9、2013年2月16曰11:00:查体:生命体征平稳,嗜睡状,能自动睁眼,能简单应答,可简单遵医嘱,查体欠合作。双侧瞳孔不等大,右侧约3mm,左侧约2.5mm,两侧对光反射灵敏。双下肢肢体肌力、肌张力基本正常,右上肢活动受限。10、2013年2月18日10:17:副教授上级医师查房记录:查体:张口受限。昨日口腔科会诊意见:建议行上下颌骨3D-cr及口腔全景照片。11、2013年2月21日10:54:2013年2月21日头颅CT示:下颌骨颏部骨折,骨折断端移位,对线、对位欠佳;局部可见游离小骨片影,周围软组织稍肿胀,下颌骨右侧份处宽基底类圆形高密度影,考虑良性××。所见右侧肩胛骨折,建议进一步检查。12、2013年2月25日9:47病情记录+转出记录:转科时间:2013年2月25日09时52分。目前情况:患者无肢体抽搐,无呕吐,无发热。查体:生命体征平稳,神志清楚,能对答,能遵嘱动作,查体合作。双侧瞳孔不等大,右侧约3mm,左侧约2.5mm,两侧对光反射灵敏。双侧额纹、鼻唇沟基本对称,嘴角居中。双下肢肢体肌力、肌张力基本正常,右上肢活动受限,肌力约III级,左上肢基本正常。颈稍硬。目前诊断:1.急性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弥漫性轴索损伤;2.下颌骨骸部骨折;3.双侧肩胛骨骨折。转科目的及注意事项:转入口腔科行骨折内固定术,并继续予营养神经治疗,术后可转回我科继续治疗。13、2013年2月25日16:26转入记录:转入后患者情况:体温:37.0℃,血压117/68mmHg。双下肢肢体肌力、肌张力基本正常,右上肢活动受限,左上肢基本正常。专科检查:颌面部左右不对称,双侧颞下颌关节动度一致,无弹响及杂音,下颌颏部可触及台阶感,下颌骨连续性中断,两断端唇舌向错位,有触压痛,右侧面部皮肤有2处结痂伤口,口腔卫生较差。初步诊断:下颌骨颏部骨折。14、2013年2月27日21:17:完善各项术前检查,明确诊断,排除手术禁忌,拟于明日送手术室强化麻下行“下颌骨颏部骨折复位内固定术”,已告知患者及其家属手术相关事宜、预后及主要并发症,并签署手术同意书等知情同意书。15、2013年2月28日9:49术后首次病程记录:于今日送手术室强化麻醉下行“下颌骨颏部骨折复位内固定术”,术程顺利,术后待患者完全清醒后安返病房。予以吸氧、心电监护,及抗炎、抗感染、护胃、化痰、营养支持等对症治疗。体查见术区有肿胀,多选切口缝线存,无出血、血肿、积液、颌骨骨折端复位且固定良好,未及松动、移位及台阶感等,续观。16、2013年3月11日10:36转科记录:于神经外科病区给予完善相关检查,予醒脑、营养神经、改善循环、营养支持等处理。待病情稍稳定后转入我科,于2013年2月28日送手术室强化麻下行“下颌骨颏部骨折复位内固定术”,术后予“抗炎、止血、营养支持”等对症处理,术后恢复良好,神清,一般情况良好。目前诊断:1.急性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2.下颌骨颏骨折术后:3.右侧肩胛骨骨折。转科目的及注意事项:1.转入骨外科行骨折内固定术,术后可转至康复科继续治疗;2.注意口腔卫生、清洁;3.我科不适随诊。17、2013年3月11日11:59转入记录:2013年3月8日CT显示:右侧肩胛骨陈旧多发骨折并累及左侧肩胛颈,骨性外骨痂形成但新发骨痂骨折。右侧肩峰呈钩型,肩峰上部骨折并肩锁关节囊钙化。左侧肩胛骨陈旧性骨折;左侧肩峰呈钩型。体查见:口内切口缝线已拆除,伤口无渗血、红肿,口腔卫生一般,下颌骨连续性良好,未扪及台阶感。右肩主动外展、内收、旋前、旋后活动障碍,被动活动疼痛。左侧肢体不自主运动、震颤。转入诊断:1.急性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2.下颌骨颏骨折术后;3.右侧肩胛骨骨折。诊疗计划:1.予抗炎、镇痛、营养神经、促进骨质生长等对症支持治疗;2.择期手术。18、2013年3月12日副教授医师查房记录:患者病情稳定,从CT结果判断右肩胛骨骨折可能不是右肩活动障碍的原因,患者同时伴有左侧肢体不自主震颤,或与外伤所致的神经损伤有关,患者肩胛骨骨折为稳定型骨折,暂不予手术治疗。拟转康复科接受功能锻炼治疗。19、2013年3月13日11:16:予行神经电生理检查,了解四肢神经功能状况。继续联系康复科转科治疗。治疗无特殊,遵嘱执行。20、2013年3月l4日11:17:患者病情稳定,因下颌有金属内固定材料,不宜行MR检查。现患者情况基本稳定,可出院后至康复科专科门诊接受治疗,予明天出院。根据病历记载,患者李李某2013年3月15日出院,出院诊断:1.右侧肩胛骨骨折;2.下颌骨颏骨折术后;3.急性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
  二、李李某2013年3月18日入孙逸仙医院康复科病区住院治疗,主诉:车祸后肢体活动不灵,张口受限40余天。专科检查:张口受限,左侧肢体不自主震颤,指鼻试验欠准,左侧跟膝胫试验欠准。入院诊断:1.重度闭合性颅脑损伤;2.右侧肩胛骨骨折;3.下颌骨颏骨折木后。病程记录记载:1、2013年3月19日11:27教授首次上级查房记录:患者昨日发热,体温最高39.3℃,无寒战、头晕、头痛,无恶心、呕吐,急查血常规:2013年3月19日血常规:血红蛋白l0lg/L;血小板计数59×109/L;网织红细胞22.4×109/L,予以静脉补液、冰敷等对症处理后体温下降至37.2℃。今日随教授查看病人,指示:患者目前病情尚平稳,血小板下降原因未明,予以复查血常规、凝血常规、手工血小板计数继续明确病情,康复治疗上予以评估LOTCA以进一步明确认知情况,予以骨创、脉冲磁、电中频等物理治疗,继续密切观察患者病情变化。2、2013年3月20日9:26副教授上级医师查房记录:精神疲倦,流汗,面部略苍白,口唇干燥,肢端温暖,胸部压痛(+)。2013年3月20日血常规:血红蛋白94g/L;血小板计数45×109/L,血小板人工计数:42×109/L。3、2013年3月20日急诊生化A(北院):钠134.3mmo1/L;氯94.1mmo1/L。2013年3月21日10:46转出记录:目前诊断:1.急性白血病?2.重度闭合性颅脑损伤;3.右侧肩胛骨骨折;4.下颌骨颏骨骨折术后。4、2013年3月21日18:02转入记录:科室:血液内科病区。入院后即出现发热,2013年3月18日晚体温最高39.3℃,2013年3月19日血常规:白细胞6.64×109/L,中性粒细胞百分比49.6%,血小板计数59×109/L,血红蛋白101g/L,网织红细胞22.4×109/L,第2日复查凝血常规:凝血酶原比值1.44,血浆凝血酶原时间15.8S,D-二聚体4.67mg/L,FEU;血常规:白细胞计数7.09×109/L,血红蛋白94g/L,血小板计数45x109/L,中性粒细胞百分比37.6%,血小板人工计数42×109/L;急诊生化:钾3.64mmo1/L,钠134.3mmo1/L,氯94.1mmol/L。经相关处理后,患者仍间中发热,身体虚弱,口唇干燥,表情淡漠,无诉明显不适,3月20日中午解黑色烂便一次,下午16:00时于床边行骨髓穿刺术,2013年3月20日再次复查血常规:血红蛋白94g/L,血小板计数37×109/L,中性粒细胞百分比30.2%,网织红细胞22.2×109/L;肌红蛋白21.0ug/L,肌钙蛋白I定性:肌钙蛋白I阴性,N-端脑钠肽前体:239.5pg/ml,血红蛋白及血小板进行性下降。傍晚出现牙龈出血,压迫不能止血,予以止血敏、速乐捐可以止血。请血液内科副教授会诊考虑急性白血病可能。5、2013年3月22日13:26教授查房记录:2013年3月22日血常规:白细胞计数14.79×109/L,血红蛋白90g/L,血小板计数55×109/L;2013年3月22日凝血常规:血浆凝血酶原时间15.4s,纤维蛋白原4.75g/L,活化部分凝血活酶时间36.9s,D-二聚体7.78mg/LFEU;2013年3月22日降钙素原(急诊)弱阳性(0.5-2)ng/ml。今早教授查房示:患者有发热、盗汗及齿龈出血倾向,查体胸骨压痛阳性,结合3-20骨髓口头报告考虑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L3)可能性大,需复查骨髓细胞学、组织化学染色、白血病免疫分型和融合基因等相关检查。患者目前有发热,降钙素原弱阳性,虽双肺未闻及啰音,仅呼吸音增粗,考虑患者免疫低下,需行胸部CT检查同时予新特灭抗感染治疗,在进一步复核急性白血病诊断的同时,需同步评价重要器官功能。若CT回报未见中或重症肺部感染且白血病免疫分型支持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心、肺、肝、肾功能正常,下一步方可行VDLD方案化疗。由于骨髓口头报告考虑急淋(L3),虽患者外周血白细胞14.79×109/L,无浅表淋巴结及肝脾肿大,但此类型急淋多属于高肿瘤负荷、高代谢状态,病情进展、变化快,仍需给予碱化、水化、降尿酸治疗,严密观察白细胞及生命体征变化,必要时给予地塞米松降肿瘤负荷处理,同时再次向患者直系家属充分交代病情并告危重(病重通知书昨日已签)。6、2013年3月22日18:06:今日下午患者生化回报:谷草转氨酶214U/L,谷丙转氨酶59U/L,血清钾4.15mmo1/L,尿素5.3mmoI/L,肌酐97umol/L,二氧化碳20mmo1/L,甘油三酯5.59mmo1/L,白蛋白31.6g/L,乳酸脱氢酶15178U/L,肌酸激酶同工酶151U/L,超敏C反应蛋白124.4mg/L,胆碱酯酶2989U/L,血清淀粉酶181U/L,脂肪酶351U/L。查体:血压126/72mmHg,心率115次/分,呼吸26次/分,双肺呼吸音稍粗,未闻及干湿啰音。腹软,无压痛、反跳痛。复查心电图示V1-V3T波倒置,未见病理性Q波。患者无胸闷、胸痛等,自觉气促不明显,结合心电图无动态改变,考虑患者急性冠脉综合征可能性小,可能与肿瘤浸润有关,予动态复查肌钙蛋白I、急诊心功及N-proBNP,同时予护心、护肝治疗。另患者乳酸脱氢酶15178U/L,考虑肿瘤负荷大,给予地塞米松3mg降低肿瘤细胞预处理,同时加强补液。7、2013年3月23日12:23主治医师查房记录:剑突下压痛(+)。今日血常规:白细胞计数17.53×109/L,红细胞计数2.91×1012/L,血红蛋白83g/L,血小板计数52×109/L,N-端脑钠肽前体425.7pg/m1,肌钙蛋白I阴性,磷酸肌酸激酶250U/L,乳酸脱氢酶37323U/L,肌酸激酶同工酶168U/L。目前患者原发病诊断考虑急性白血病。患者目前病情危重,今日再次和患者家属交代病情,随时可能出现感染加重,出血,呼吸衰竭可能。患者反复气促,目前已完善胸部CT检查,注意结果回复,了解有无感染或白血病肺部浸润,治疗上加重地塞米松处理,今日检查中LDH明显升高。8、2013年3月24日10:55教授查房记录:今日患者仍胃纳较差,已解黑烂便1次,无齿龈出血。3月22日晚患者出现呕吐,呕吐物为胃内容物,潜血试验阳性。2013年3月23日N-端脑钠肽前体425.7pg/ml;2013年3月23日急诊心功,肌钙蛋白I定性:肌钙蛋白I阴性,磷酸肌酸激酶250U/L,乳酸脱氢酶37323U/L,肌酸激酶同工酶168U/L;2013年3月24日急诊心功,肌钙蛋白I定性:肌钙蛋白I阴性,磷酸肌酸激酶268U/L,乳酸脱氢酶44681U/L,肌酸激酶同工酶193U/L;2013年3月24日血常规:白细胞计数17.58×109/L,血红蛋白80g/L,血小板计数37×109/L。白血病免疫分型分析54.2%细胞群体,CDl9、CD20、HLA-DR表达,CDl0弱表达,考虑B-ALL可能。今早教授查房示:根据免疫分型结果,诊断急淋没有问题,患者目前CK-MB、LDH升高不排除为白血病浸润心肌所致,可密切观察动态变化。另患者肝功不良、肝酶升高,估计同肿瘤细胞浸润有关,继续护肝治疗,待肝酶恢复正常值高限2倍以下,方可行全身化疗。现患者考虑ALL(L3)经前2日预处理,白细胞数量、乳酸脱氢酶仍进行性上升,加大地塞米松10mg降低肿瘤负荷,注意充分水化和碱化,预防肿瘤溶解综合征,严密观察水电解质酸碱平衡。9、2013年3月24日23:00抢救记录:患者今日下午5pm气促较前明显加重,心率150次/分,患者今晨至今尿量约70m1-100ml,输液量2000ml。心电监护示心率150次/分,血压126/75mmHg,血氧100%(中流量吸氧)。血气全套(北院):酸碱度7.296,二氧化碳分压2.20Kpa,氧分压12.20Kpa,钾离子5.80mmo1/L,钠离子125.0mmo1/L,离子钙1.04mmo1/L,乳酸浓度13.0mmo1/L,标准碱剩余-17.7mmo1/L,实际碱剩余-17.5mmo1/L,标准碳酸氢根浓度11.0mmo1/L,实际碳酸氢根浓度7.8mmol/L。患者目前乳酸酸中毒诊断明确,考虑与肿瘤高代谢有关。请ICU医师会诊后示ICU现暂无床位,目前可继续予补液、补碱治疗。肾内科会诊后建议可在充分扩容基础上,行血液透析治疗,但患者血小板低、凝血功能较差,可能无法耐受透析。与患者家属充分交代透析的必要性及可能存在的风险后,患者家属表示需考虑。治疗上予加强补液、输注新鲜冰冻血浆扩容,强迫利尿、补碱等处理。目前患者高流量吸氧血氧92-96%,心率143次/分,血压106-100/60-65mmHg,呼吸39次/分。患者意识模糊,双侧瞳孔等大,对光反射迟钝。10、2013年3月25日01:20抢救记录:患者予输注血浆(新鲜冰冻血浆400m1)、补碱(3小时内约250m1)、扩容(6小时内约1500m1)及强心(西地兰0.2mg)、利尿(速尿共80mg)后仍无尿,床边心电监测示:高流量吸氧血氧92-98%,心率145次/分,血压108-123/68—75mmHg,呼吸36次/分,考虑患者之前使用速尿效果不佳,予利尿合剂治疗,继续静脉补碱。后复查血气全套:PH7.099,二氧化碳分压2.78Kpa,钾离子5.70mmo1/L,乳酸浓度20.0mmo1/L,标准碱剩余-21.7mmol/L,实际碱剩余-21.8mmol/L,标准碳酸氢根浓度8.0mmo1/L,实际碳酸氢根浓度6.2mmo1/L。患者家属现表示同意行血液透析治疗。教授示:根据目前检查结果,考虑患者为肿瘤溶解综合征、重度乳酸酸中毒、急性肾功能衰竭,经积极补液、扩容、补碱、纠正电解质紊乱等治疗后,乳酸仍进行性升高、持续无尿,预示患者预后不佳。因患者目前血小板数量低、凝血常规APTT明显延长,透析风险大,已无法耐受透析。继续目前补碱、扩容等抢救措施,目前密切观察病情变化。11、2013年3月25日06:07抢救记录:约4:00患者床边心电监测示血氧饱和度下降至78%,意识逐渐模糊,同时心率143次/分,血压106/58mmHg,提高氧流量后仍不能使血氧饱和度至95%以上。征得患者家属同意后予请麻醉科即行气管插管,4:30插管成功、球囊辅助呼吸,同时安排行呼吸机辅助呼吸。患者血压亦下降至84/47mmhg,予多巴胺、阿拉明升压治疗。4:35患者床边心电监测示心室扑动,予胸外按压及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治疗。但患者仍无法恢复窦性心律,继续反复予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治疗。5:00患者意识丧失,瞳孔散大、对光反射消失,自主呼吸、心跳及大动脉搏动消失,床边心电图一直线,宣布临床死亡。12、2013年1月26日临床血液检验报告(号:130127907)记载:红细胞计数(RBC)5.22(参考值4.00-5.00)×1012/L,血红蛋白(HGB)156(参考值范围120-160)g/L,血小板计数(PLT)207(参考值100-300)×109/L。2013年2月12日临床血液检验报告(号:130183035)记载:RBC4.51×1012/L,HGB133g/L,PLT287×109/L。2013年3月20日临床血液检验报告(号:130358011)记载:RBC3.33×1012/L,HGB94g/L,PLT45×109/L。2013年3月25日骨髓细胞学图文诊断报告(20130322-009)记载:考虑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L3),建议行细胞免疫分型。2013年3月27日骨髓细胞学图文诊断报告(20130322-010)记载:考虑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L3)。
  2013年6月17日,经广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海珠大队委托,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李某死亡原因作出法医病理鉴定意见书,该鉴定书内容:1.经过对李某尸体进行系统剖验及法医病理学检查,发现全身体表多处有陈旧损伤(左前臂背侧,左膝部,左下肢胫前等多处有瘢痕形成,)以及左右肩胛骨骨折,下颌骨颏骨骨折术后等外伤相关病理学改变。上述损伤系钝性暴力所致,损伤较轻且陈旧,未见大出血、大面积组织坏死等病理学改变,结合临床资料分析认为,李某的上诉损伤与其死亡后果无因果关系。2.经过对李某尸体进行系统剖验及法医病理学检查,主要发现淋巴造血系统恶性肿瘤相关病理学改变并累及肝、脾、肾、胆囊、胃等多器官(明确诊断需进一步检查),以及肝肿大并灶性组织坏死,脾肿大并局部组织坏死,胸腹腔积液,多器官水肿等病理学改变。结合临床资料分析认为,上述改变符合淋巴造血系统恶性肿瘤累及肝、脾、肾、胆囊、胃等多器官,最终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的病理学改变,是导致李某死亡的原因。
  关于孙逸仙医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问题,原审法院委托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进行医疗过错鉴定,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出具粤南[2015]医鉴字第157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该鉴定意见书认为:2013年1月26日,李某因交通事故受伤,伤后当日就诊于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南院急诊科,后入住神经外科,入院专科检查:全身多处皮肤擦伤,放置口咽通气管、颈托固定及左下肢夹板固定。昏迷状,烦躁不安、呼唤可睁眼,刺痛躲避,不能言语出声,GCS评分7分,双侧瞳孔左:右=2.5:4mm,直接、间接对光反射迟钝;影像学检查示下颌骨颏骨骨折,右侧肩胛骨骨折,左侧胫骨平台局部隐匿性骨折可能。综合患者的外伤史、症状和体征、影像学检查结果,医方诊断为1.急性重型闭合性颅脑损伤:弥漫性轴索损伤,右侧视神经损伤?2.下颌骨颏骨折,右侧肩胛骨骨折,左侧胫骨平台局部隐匿性骨折;3.双下肺挫伤;4.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成立。医方在神经外科予醒脑、营养神经、预防感染、改善循环、营养支持、预防并发症等处理符合诊疗规范。2013年2月25日,李某转入口腔科治疗,其具有行下颌骨颏部骨折切开复位内固定术的手术适应证,无明显禁忌症,医方术前已尽告知义务并获得患方的知情同意。2013年3月11日,李某转入骨外科一区治疗,因其右肩胛骨骨折为稳定型骨折,下颌有金属内固定物,医方暂不予手术治疗并取消相关检查不违反诊疗规范。2013年3月18日,李某因“车祸后肢体活动不灵,张口受限40余天”入住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当日出现高热,体温最高39.3℃;2013年3月19日血常规检查发现轻度贫血和中度血小板减少;3月20日体检胸部压痛(+);骨髓穿刺细胞形态学检查见增生减低,原始淋巴细胞分别为59%和40%,胞浆中空泡较明显,呈蜂窝状;免疫分型:B-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可能。综合以上资料,诊断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L3型(FAB分型)],或者伯基特淋巴瘤IV期或巴基特淋巴瘤白血病(WHO分型)。李某2013年1月26日外伤后当日入院,当时血细胞计数正常,之后曾分别于2013年2月12日和2013年2月23日复查血常规,血细胞计数仍然正常。在2013年3月19日和20日发现血细胞减少后,医方于2013年3月20日及时会诊做骨穿刺检查发现“急性淋巴白血病”,没有延误淋巴细胞白血病的诊断。在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L3型诊断后,医方已经考虑到该疾病肿瘤负荷大,容易引起肿瘤细胞溶解综合征,只用糖皮质激素,未用其他化疗药:已经针对肿瘤细胞溶解症和出现的并发症或脏器功能衰竭(急性肾功能衰竭、弥漫性血管内凝血、重度乳酸性酸中毒、呼吸功能衰竭及循环功能衰竭等)作了积极的相应处理,治疗过程未见过错。全国统编教材第八版《内科学》(P578-579)指出:“人类白血病的病因尚不完全清楚。主要与以下因素有关。(一)生物因素:主要是病毒感染和免疫功能异常。(二)物理因素:包括x射线、Y射线等电离辐射。(三)化学因素:多年接触苯以及含有苯的有机溶剂与白血病发生有关。(四)遗传因素:家族性白血病。Downs综合征(唐氏综合症),先天性再生障碍性贫血(Fanconi贫血),B1oom综合征(侏儒面部毛细血管扩张),共济失调-毛细血管扩张及先天性免疫球蛋白缺乏症等。(五)其他血液病:某些血液病最终可能发展为白血病,如骨髓增生异常综合征、淋巴瘤、多发骨髓瘤、阵发性睡眠血红蛋白尿症等”、“白血病的发生可能是多步骤的,目前认为至少有两类分子事件共同参与发病,即所谓的“二次打击”学说。其一,各种原因所致的造血细胞内一些基因的决定性突变(如ras,myc等基因突变),激活某种信号通路,导致克隆性异常造血细胞生成,此类细胞获得增殖和(或)生存优势、多有凋亡受阻;其二,一些遗传学改变(如形成PML/RARA等融合基因)可能会涉及某些转录因子,导致造血细胞分化阻滞或分化紊乱”。这些致病因素需长期的作用方能致白血病或淋巴瘤。患者李某于2013年1月26日入院后至2013年3月25日骨穿诊断发现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只有58天,分析认为患者外伤入院时已经存在急性白血病,只是没有影响到血常规中血细胞计数,随着时间推移,疾病逐渐显现。李某死后经法医病理解剖证实符合淋巴造血系统恶性肿瘤累及、脾、肾、胆囊、胃等多器官,最终导致多器官功能衰竭而死亡。其死亡系自身疾病的转归,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医疗行为与李某的死亡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综上所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在对患者李某的诊疗行为中存在医疗过错的依据不足。
  对上述粤南[2015]医鉴字第157号法医学鉴定意见书,李伟生等五人质证认为,鉴定意见书罔顾客观事实,对患者住院期间医方违反诊疗规范的行为没有进行评价;患者从2014年1月26日入院到2014年3月29日死亡共计住院59天,患者没有离开过医院,但却有两次出院入院记录,鉴定意见对此没有分析评价。2014年12月8日鉴定机构组织双方听证时患方指出有两次出入院记录,主持听证的主持人也马上表示这是不正常的行为,并询问医方原因,对此医方没有合法合理的解释。患者住院59天有11天没有治疗护理记录,这是不正常的,到底是医方伪造还是不愿意提供医方没有回应;医方对患者没有进行治疗护理才造成患者死亡,违反医疗操作规程,对此鉴定意见也没有陈述说明,也没有说明正常的医疗规范如何操作;鉴定意见书只是根据医学病理就推断患者具有应死亡的病情,这种妄断对患者不公平,按照目前的医疗水平患者死亡时的病情是可以及时发现的,即使患者原来有患病,住院期间及时用药治疗也不至于发现病情后五天就死亡,医方对待患者有明显过错;患者在死亡之前睡在走廊三天,医方医生没有过问,是在患者家属祈求医生的情况下医方才安排患者入住病房,对此医方存在过错,鉴定意见对此没有分析。孙逸仙医院质证认为,对鉴定意见没有异议。另,李伟生等五人主张李某于2013年3月15日至2013年3月18日期间在孙逸仙医院医院走廊住院病历未有相关记载,2013年3月3日至2013年3月11日护理记录缺失,上述情况证明孙逸仙医院没有尽到治疗和护理责任,与李某死亡存在因果关系。对此,孙逸仙医院表示2013年3月15日至2013年3月18日期间李某确未离开医院在骨科等待康复,期间已基本不用药,这是为方便患者医保手续办理故将出院日期写为3月15日,此与患者死亡没有因果关系,关于护理记录,孙逸仙医院病程记录中有记载,有时没有用药,当时患者主要在养伤。
  另查,李伟生等五人曾向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法院起诉徐某某、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分公司、许龙波,请求判令赔偿1353967元。判后李伟生等五人不服上诉至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4)穗中法民一终字第1487号民事判决书,认定李伟生等五人损失包括:1、2013年3月23日至3月25日李某医疗费1000元;2、营养费1000元;3、2013年1月26日至2013年3月25日期间的护理费4720元;4、2013年1月26日至2013年3月25日期间误工费40259÷12÷30×59天=6598元;5、交通费800元;6、2013年1月26日至2013年3月25日期间住院伙食补助费2950元;7、近亲属住宿费1000元;8、残疾赔偿金107589.9元,被扶养人生活费123198.4元;9、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10、2013年3月25日至2013年6月17日的尸体存放费48×85=4080元,上述费用中1000元医疗费已由保险公司垫付,其余在交强险范围内承担110000元,余下部分由保险公司在商业险范围内承担70%责任。
  本案原审庭审中,李伟生等五人为证明其各项损失提交证据如下:一、孙逸仙医院出具的往来结算票据一份,显示支出医疗费9000元,科室为血液内科。二、从化市街口锦叶文具店的营业执照及该店出具的证明,内容为刘春梅在李某2013年1月26日至2013年3月24日住院期间陪护,导致没有上班,每工作一天工资为130元。三、广州市从化城郊福记汽车维修店的营业执照及该店出具的证明,内容为李炳枢在李某2013年1月26日至2013年3月24日住院期间陪护,导致没有上班,每工作一天工资为200元。四、日期为2013年1月30日、付款方为黄伟君、数额为744元的住宿费发票一张。五、住宿登记表一张,显示住宿费为248元。六、从化市江浦街锦二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内容为其村村民李伟生、姚美银年纪大,无劳动能力,无退休金和固定收入,家庭收入非常之低,生活特别困难。六、数额为1440元的陪护费发票一张。七、经营者为李某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显示发证日期为2010年7月9日,经营范围为零售酒店用品。八、数额为11000元的鉴定费发票一张。九、广州市殡仪馆出具的遗体存放费发票若干。
  李伟生等五人在原审中请求法院判令:1、孙逸仙医院赔偿李伟生等五人1486089.5元[其中:1、医疗费9000元;2、营养费5000元;3、护理费、近亲属误工费20910元(1440+130元×59日+200元×59日);4、误工费7352.7元(44116元÷12×2月);5、交通费5000元;6、住院伙食费2950元(50元×59日);7、丧葬费27874元[55684元(城镇在岗职工工资)+12月×6月];8、近亲属住宿费8850(50元×59日);9、死亡赔偿金604534.2元(30226.71元×20年);10、被扶养人两儿子的抚养费268756.2元[22396.35元×(18-6)年×2÷2)],父亲抚养费为190368.9元[22396.35×(20-3)年÷2],母亲抚养费为223963.5元[22396.35×20年÷2];11、精神抚慰金80000元;12、尸体保全费20530元;13、监定费11000元];2、孙逸仙医院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孙逸仙医院在原审中辩称:不同意李伟生等五人诉请,孙逸仙医院诊疗行为符合常规,不存在医疗过错,不应当承担责任。患者死亡是因为白血病自身发展所致,鉴定结论也认定了孙逸仙医院不存在过错。
  原审法院认为:因本案涉及专业的医疗问题,故原审法院依法委托专业鉴定机构对本案进行过错鉴定。鉴定意见分析认为,医方于2013年3月20日在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L3型诊断后,已经考虑到该疾病肿瘤负荷大,容易引起肿瘤细胞溶解综合征,只用糖皮质激素,未用其他化疗药,已经针对肿瘤细胞溶解症和出现的并发症或脏器功能衰竭(急性肾功能衰竭、弥漫性血管内凝血、重度乳酸性酸中毒、呼吸功能衰竭及循环功能衰竭等)作了积极的相应处理,此治疗过程未见过错,上述鉴定意见论述充分,此原审法院予以采纳。关于李某被诊断为“急性淋巴白血病”前孙逸仙医院是否存在过错问题,鉴定意见虽然认为,李某2013年1月26日入院当日血细胞计数正常,之后曾分别于2013年2月12日和2013年2月23日复查血常规,血细胞计数仍然正常,在2013年3月19日和20日发现血细胞减少后,医方于2013年3月20日及时会诊做骨穿刺检查发现“急性淋巴白血病”,没有延误淋巴细胞白血病的诊断,但上述论述仅为基于病历记载作出的论断,根据双方确认的事实,李某在2013年3月19日发现血细胞减少前(即2013年3月15日至2013年3月18日)并未出院,仍在孙逸仙医院处接受治疗,而该期间对患者李某的诊治过程并无相关病历记载,并未有相关证据证明孙逸仙医院对李某尽到相应诊疗义务,孙逸仙医院作为医疗机构未对其诊疗行为按规定进行记录,对此应承担相应的不利后果。加之2013年3月3日至2013年3月11日未有相关的护理记录,而护理记录是对患者病情作出正确诊断的重要依据,亦印证孙逸仙医院在诊疗过程中未尽到审慎诊疗注意义务。但考虑导致李某死亡的主要原因仍为其自身白血病的转归,故原审法院结合孙逸仙医院存在的上述过错问题酌定由孙逸仙医院对李某死亡造成各项损失承担20%责任。
  对各项损失问题,原审法院审查如下:一、医疗费9000元有票据为证,由于李伟生等五人已在交通事故案件中获赔1000元,故医疗费应按8000元计算。二、营养费,考虑李某住院治疗白血病的时间及病情,原审法院酌情确定为1000元。三、护理费、近亲属护理误工费,该项实际均为护理费,护理费起算时间应为孙逸仙医院未尽审慎注意义务之日即2013年3月3日,孙逸仙医院在2013年3月3日前对李某外伤诊治并无过错,故不应计算损失期间。故此,护理费应按23天计算,计算标准应为80元/天,故护理费为1840元,由于李伟生等五人已经在交通事故案件中就2013年3月3日至2013年3月25日期间护理费按责任比例获赔70%,故该期间护理费扣减后应计算为1840×30%=552元。四、误工费,同理误工损失应从2013年3月3日起计,即误工天数为23天,李某生前从事零售业,可参照批发零售业同行业年平均收入作为计算标准,现李伟生等五人主张按照44116元/年标准计算并不为过,原审法院予以采纳。误工费计算为44116元/年÷365天×23天=2780元,由于李伟生等五人已经在交通事故案件中就2013年3月3日至2013年3月25日期间误工费获赔40259÷12÷30×23×70%=1800元,故误工费扣减后应为980元。五、交通费,考虑家属探望、照顾确会产生相应交通费,对此原审法院酌定为400元。六、住院伙食补助费,按23天计算,每天50元,即1150元,由于李伟生等五人已在交通事故案件中就2013年3月3日至2013年3月25日期间住院伙食补助费获赔50×23×70%=805元,故住院伙食补助费扣减后应为345元。七、丧葬费,按国有单位在岗职工年平均工资计算六个月,李伟生等五人主张丧葬费为27874元未超出其可主张的权利范围,对此原审法院予以确认。八、近亲属住宿费,其亲属在李某确诊白血病后进行探视确会产生一定住宿费,该费用以1000元确定为宜。九、死亡赔偿金,李某生前在广州居住生活,李伟生等五人主张按照30226.71元计算20年是合理的,原审法院予以支持,即死亡赔偿金为604534.2元。十、死亡赔偿金项下的被扶养人生活费,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计算,李伟生等五人主张按照22396.35元计算合理。李伟生等五人的两儿子均于2007年2月28日出生,至2025年2月满18周岁,由夫妻双方抚养,两儿子的抚养费应计算143个月,其父亲李伟生在死亡时63岁,由2个子女共同抚养,抚养费按17年计算,其母亲1954年1月21日出生,在死亡时59岁,己达到女性法定的退休年龄,由2个子女共同抚养,抚养费按20年计算,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规定,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因有多个被扶养人,其死亡后前143个月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已超最高标准,故前143个月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应按22396.35元计算即22396.35元/年÷12月×143月=266890元。的父亲剩余61个月的扶养费为22396.35元/年÷12月×61月÷2=56924元。的母亲剩余97个月的扶养费为22396.35元/年÷12月×97÷2=90519元。被扶养人生活费总计为266890元+56924元+90519元=414333元。由于李伟生等五人已在交通事故案件中获赔被扶养人生活费123198.4×70%=86238.88元,鉴于被扶养人生活费是针对养人对被扶养人承担扶养义务的补偿,故被扶养人所获被抚养人生活费不应超过扶养人死亡时所获赔偿总额,上述费用应予扣除,即被扶养人生活费为414333元-86238.88元=328094.12元。十一、精神损害抚慰金,因李某死亡确对李伟生等五人造成精神损害,李伟生等五人主张死亡赔偿金按80000元计算是合理的,原审法院予以确认。十二、遗体保全费,广州市殡仪馆出具遗体存放发票显示:2013年4月16日至2013年6月20日的费用为3200元,日均为48元。于2013年3月25日死亡,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于2013年6月17日做出《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病理鉴定意见书》,此后,尸体已无保存之必要。尸体存放的合理期间应为死亡至鉴定意见书做出之日,即2013年3月25日至2013年6月17日,共计85日,尸体存放费用应为:4080元(48元/日×85日),由于李伟生等五人已在交通事故案件中获赔70%尸体存放费,故尸体存放费应计算为4080元×30%=1224元。十三、鉴定费11000元有发票为证,原审法院予以确认。上述各项费用合计8000元+1000元+552元+980元+400元+345元+27874元+1000元+604534.2元+328094.12元+80000元+1224元+11000元=1065003.32元。孙逸仙医院承担20%的责任即213000.66元。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一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一、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应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向李伟生、姚美银、黄伟君、李思朗、李思俊支付赔偿款213000.66元;二、驳回李伟生、姚美银、黄伟君、李思朗、李思俊其他诉讼请求。如果被告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7930元由李伟生、姚美银、黄伟君、李思朗、李思俊负担6793元,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负担1137元。
  判后,孙逸仙医院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判决简单的以“护理、病历记录不全”为理由,撇开鉴定结论而不顾,酌定院方未尽到审慎诊疗的注意义务,进而判决我院承担20%的过错责任,是不尊重医学科学及疾病客观规律的,也无益于医患关系的和谐。故上诉请求:1、撤销原审判决,并驳回被上诉人的全部诉讼请求;2、本案诉讼费用、鉴定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
  李伟生等五人辩称,不同意对方的上诉请求。
  二审中,孙逸仙医院表示,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愿意向李伟生等五人予以一定的补偿,补偿数额由法院酌定。
  本院二审查明的其他事实与原审查明的一致。
  本院认为:医疗损害属于侵权的一种类型。而侵权责任的构成主要包括如下要件:行为、损害事实、过错、行为与损害事实之间的因果关系。除法律另有规定外,一般侵权责任的成立需同时满足上述四要件。本案中,院方是否应向患方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也应自上述四要件的角度进行分析。因院方的诊疗行为和患方的损失是客观存在的,故本院主要对院方在诊疗中所存在的过错,及院方的诊疗行为与患者死亡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进行认定。
  首先,关于患者病历中所反映出的院方诊疗行为。本案一审委托进行的医疗损害鉴定已作了必要的分析和说明,足以为本案判断医方是否构成医疗过错及因果关系是否成立等问题提供依据。该鉴定意见认定院方上述诊疗行为与患者的死亡不存在因果关系,本院予以采信。
  其次,关于患方所主张的院方在本案中所存在的其他过错行为。第一、关于2013年3月15日至3月18日期间的治疗问题,根据双方在原审中的陈述,此段期间,患者确实并未离开孙逸仙医院。院方解释说此时患者处于治疗交通事故所受损伤的恢复期,并不需要用药。患方则主张此时患者病情较重,在医院的走廊上躺了三天,并无人治疗。对此,双方均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实。但可以肯定的是,从现有证据来看,医方在此期间未进行相应的病历记载,也无证据证实对患者进行了治疗、护理,存在一定的过失;第二、关于2013年3月3日至3月11日期间护理记录缺失的问题,经核查,院方在该段时间内虽然存在量体温的记录,但未对其他护理情况进行记录,存在一定的过失;第三、至于患方一直提出较大异议的两次住院问题,住院和出院只是一个手续问题,患方真正提出异议的其实是住院和出院背后的诊疗行为,在本院已对院方全部诊疗行为作出评价后,单纯的手续问题与本案患方损失并无必然联系;第四、至于患方所称的院方隐匿或销毁病历的主张,只是患方的单方推断,并无证据予以证实。
  综合上述分析,不可否认,院方在提供诊疗服务的过程中存在一定的过失。但存在的过失是否与患者死亡的损害后果存在因果关系,才是本案的关键。据本案案情,患者最初入院是为了治疗因交通事故所致损伤,而最终的死因是淋巴造血系统恶性肿瘤累及、脾、肾、胆囊、胃等多器官功能衰竭。患者在入院后,于2013年1月26日、2013年2月12日和2013年2月23日三次检查血常规,血细胞计数均显示正常。在2013年3月19日和20日发现血细胞减少后,医方于2013年3月20日及时会诊做骨穿刺检查发现“急性淋巴白血病”,没有延误淋巴细胞白血病的诊断。在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L3型诊断后,医方已经考虑到该疾病肿瘤负荷大,容易引起肿瘤细胞溶解综合征,只用糖皮质激素,未用其他化疗药:已经针对肿瘤细胞溶解症和出现的并发症或脏器功能衰竭(急性肾功能衰竭、弥漫性血管内凝血、重度乳酸性酸中毒、呼吸功能衰竭及循环功能衰竭等)作了积极的相应处理,治疗过程未见过错。由此可知,医方在患者致死疾病的诊疗过程中并无过错,而上述病历记载及护理记录方面等方面所存在的瑕疵,与患者最终死亡的结果并无因果关系。原审法院以上述瑕疵为依据,判决医方对患方因患者死亡所致后果承担20%的赔偿责任,理据明显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本院认定,本案中,孙逸仙医院无需对因李某李某致李伟生等五人之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但孙逸仙医院在本案中明确表示愿对李伟生等五人进行一定的经济补偿,此举有利于和谐医患关系的建立,也可一定程度上抚慰李伟生等五人因亲人病逝所遭受的精神打击,本院予以准许。结合本案具体案情,本院酌定该补偿费用为60000元。
  综上所述,原审认定事实不清,导致判决有误,本院依法予以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2016)粤0104民初2574号民事判决;
  二、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五日内向李伟生、姚美银、黄伟君、李思朗、李思俊补偿60000元;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7930元、鉴定费11000元,由被上诉人李伟生、姚美银、黄伟君、李思朗、李思俊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165元,由上诉人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乔 营
审判员 魏 巍
审判员 张蕾蕾
二O一七年八月三十一日书记员曾凡峰
孙帅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