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精选 >> 文章正文
倪炳铨等诉武义县茭道镇卫生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浙07民终2681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倪炳铨。
  上诉人(原审原告):倪章建。
  两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鲁邦升,浙江厚望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武义县茭道镇卫生院。
  法定代表人:周立人,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特别授权):陈晓轩,武义县联合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审原告:倪美优。
  上诉人倪炳铨、倪章建因与被上诉人武义县茭道镇卫生院、原审原告倪美优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浙江省武义县人民法院(2016)浙0723民初178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倪炳铨上诉请求:撤销原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的原审诉请。事实和理由:一、一审部分事实认定不清。一审已认定章珍芬于2015年9月12日、13日经被上诉人输液治疗两日后,于9月14日、16日予以双氯芬酸钠缓释胶囊等药品配服,并于9月20日出现呕吐等症状,后因病情加重送金华市中心医院治疗,于9月21日经抢救无效死亡。可见导致章珍芬死亡的关键原因系被上诉人对章珍芬施以输液及用相应药品配服治疗,导致章珍芬呕吐并病情加重所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的规定,因医疗行为引起的侵权诉讼,由医疗机构就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及不存在医疗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虽然《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明确了医疗损害责任是过错责任,而不是过错推定责任。但由于章珍芬经被上诉人治疗发生呕吐及病情加重是客观事实,被上诉人应对该事实与其医疗行为无关及对导致章珍芬呕吐不存在过错承担举证责任。被上诉人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不存在过错,应推定被上诉人存在医疗过错。二、一审适用法律错误。《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对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形只有三种规定:1.患者或者其近亲属不配合医疗机构进行符合诊疗规范的诊疗;2.医务人员在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下已尽到合理诊疗义务;3.限于当时的医疗水平难以诊疗。第一种情形中,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也有过错的,也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此,除非被上诉人提交了足以证明其不具有以上三种情形的证据,否则应当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二审中补充上诉理由: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如果医疗机构存在病历篡改,应确定医疗机构存在过错。由于本案医疗机构提供的病历明显属于事后形成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可以推定被上诉人存在医疗过错。
  武义县茭道镇卫生院二审辩称,被上诉人在一审中已经提供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在医疗过程中不存在过错,所以被上诉人不应该承担任何责任。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倪美优二审中未发表意见。
  倪炳铨、倪章建、倪美优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被告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共计892054.1元;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9月12日,章珍芬因右面颊部肿痛至被告处就诊。2015年9月12日、13日被告予以输液治疗两日,后于2015年9月14日、16日予以双氯芬酸钠缓释胶囊、尫痺片、安乃近片、维c片、左西替利嗪片等配服。2015年9月20日,章珍芬出现呕吐等症状送至武义县第一人民医院治疗,后因病情加重送至金华市中心医院治疗。2015年9月21日12时,因抢救无效死亡,死亡诊断为呼吸心跳停止、脑出血、血小板低下、白血病?同日,金华市中心医院向死者章珍芬的家属发送死亡通知书,并为明确死因,征求死者家属意见,是否同意进行尸体解剖,后由死者儿子倪章建签名确认,不同意尸检。原、被告因被告诊疗活动是否存在过错及应否承担赔偿责任存在争议,遂成讼。
  一审法院认为,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原告主张被告在诊疗过程中,用药不当,亦未尽观察、注意及告知义务,延误治疗时机而存在重大过错,继而要求被告赔偿损失,故原告应对被告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及医疗行为与原告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本案中,在金华市中心医院通知原告可以进行尸体解剖以确定死因时,原告明确不同意尸体解剖,导致死因等无法通过鉴定予以明确。因此,原告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综上,对原告的诉请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倪炳铨、倪章建、倪美优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6360元,由原告倪炳铨、倪章建、倪美优负担。
  二审中,上诉人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门诊收费票据和书面证明各一份,证明被上诉人是没有病历的、开药是很随便的,药费发票20元,实际收取40元,管理混乱。可以推定病历是事后写的,所以两个月后才拿出来。被上诉人质证认为:发票没有盖公章,无法证明是被上诉人出具的,也无法证明实际有支付40元的事实,该证据与本案无关。本院认为,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与本案无关,本院不予认定。
  二审中,其他当事人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本院予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被上诉人应否对章珍芬的死亡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上诉人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被上诉人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及医疗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也无证据证明被上诉人存在伪造、篡改病历资料的情形。另外,因上诉人不同意尸体解剖,导致章珍芬的死因无法查清,应由上诉人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
  综上所述,上诉人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2720元,由上诉人倪炳铨、倪章建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朱红彦
审判员  楼? 俊
审判员  钱? 萍
二○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
代书记员周璟学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